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橘 れもん,新手必看

  我和波在网上相识,我大他几岁,认识他之前我已是个未婚妈妈,对于爱情,生活都不再奢望,出于无聊去网上踏浪,认识了他,那时波是一张白纸,很纯对什么都充满幻想,那时的他和女孩说句话都会脸红,那时我们一直在网上聊,不知道怎么产生的爱情,只知道我们那时爱的很深,他常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们这辈在一起的时间太小,下辈子我们还要在一起,我给不了你很好的生活,但我会尽我的力量给你一个温暖的家”2004年的那个生日,没有一句祝福,没有收到一份礼物,只有他的一句话“老婆这辈子我们永不分开,死都要死在一起,下辈子我还找你”?电脑面前的我失声痛哭,从我走错那步起,我面对都是白眼和不屑,从没有人真正在意过我的情感,一身伤痛的我怎么配拥有他的爱?那些日子他常说要来我这里好好的照顾我,有过感情创伤的我真的不敢以网络来论爱情,我无力再去承受下一份伤痛,我们俩个现实的差距,年龄的差距让我迟迟不敢踏出那一步。

    挣扎,徘徊了很久,想来想去还是现实点好,2005年10月,我接受家人介绍的男朋友,并和他来到了海口,他对我很好,那椰风,那沙滩令我痴迷,虽然这样我的心还在小波的心上,经常在晚上给他发信息和他长时间的通话,我和现在的男朋友一点感情基础都没有,我曾试着去和他生活,试着去为他改变可是生活总是那么不尽人意,在这边我除了他我一个朋友都没有,我和波的联(秦桧儿子怎么死的)络又多起来了,他那时还在电梯厂上班,他说如果我觉得不幸福,就去他发地里好了,他没变还是以前的那个爱着我的小波,可我还是下不了决心 ,那毕竟是网络,再美丽也不现实,想想还是结束吧,这样大家都累,   有一个月的时间我们没有再联络,那段时间我和男朋友的关系没有好起来反而更恶烈了,苦闷之于我又开始跟波打电话,那晚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的电话一直占线到午夜四点,那时出现在我头海里的第一个念头是他有女朋友了,能跟他怎么打电话的一定很有钱,他们的感情也一定很深了,在我的逼问下,他承认和一个女网友走的很近,她比他大12岁,有婚姻很有钱开着一个洗发城,我当时想他在放纵自已,他们是没有结果的,那种环境只能让人堕落那时我一直在想办法让他回到自已的生活,不想让他走的太远,那只会改变他的一生。

    最后他还是去了她那里,他们像所有人一样同居,想不通他们之间是什么样的感情,那一段时间他也不好,可是他不肯回头,不肯回家,我想我是失去他了,我也接受了他们在一起的事实,我和男朋友的缘也走到了尽头,2006年5月我和男朋友回到老家正式分手了,在这之前我半年没有波的消息了。

  回去那些天也许是太无聊吧,我又开始上网了,那天刚上无意间看到波上线了,我给他发了个信息过去,他很快就回过来了,那天因为时间忙,我们只是聊了几句,只知道他们分开了,他已经回到了家乡很长时间了,现在也没有工作。

    后来我们经常在网上碰见,聊天过程中我们发现我们的爱情还在,我们又回到了起点,那时我想老天既然让我们再次相遇,那一定是我们的缘还没未尽,我们都说好放弃从前,好好的生活,好好的珍惜对方,我让他来我这边仍后再一起出去,他答应了,可是他说他没钱,他要我给打他两千块过去,他说他要把他放在安全的位置上,两千块不算多了,他还说如果我为了这两千块而放弃那也没办法,他说他要骗不会骗我那么一点钱,他也知道我没什么钱,所以他会好好对我,可对于我来说却是来之不易的,想了几天我想我们经历了那么多,难道真因为这点钱放弃吧,为什么不试试?钱没了可以再挣,感情却是钱买不来的,我还是把钱打给他了。

  

与此同时,站在灶台上偷看的刘海超也释放了一回,他将李子红的表情看在眼里,心里冒出了一个想法:师娘根本没有得到满足!老郭觉得自己今晚表现得很好,他终于让自己这个娇艳欲滴的妻子得到了满足,他还拉下面子给娇妻口了一回,也就不在意自己最后这一次的失败表现了。

  可李子红却不这么想,她觉得自己的丈夫在吃了药之后还上顶不住两回就打回原形了,心里越发的不满。

  刘海超将李子红隐藏的不满看在眼里,心里愈发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明知道不应该,可他还是忍不住偷偷窃喜,他低头看了自己的那里,心里倍感自豪了。

  眼看着师傅跟师娘马上要从洗手间出来了,刘海超赶紧从灶台下来,赶在两人出来之前偷偷回了房间。

  第二天,刘海超因为请了三天假,今天还是照例在家休息。

  李子红今天也请假了,昨天因为急着回来看他,李子红没有如期去医院拿体检报告,所以她今天又请了一上午的假去医院拿体检报告。

  回来的时候,刘海超见她脸色不对,以为她身体出了什么问题,赶紧上前询问:“师娘,怎么了?是不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之前李子红说想去做个体检,他和师傅都担心她身体出了问题,可一听说她是去做常规的妇科检查,也就没放在心上。

  这会见李子红脸色不太好,刘海超还以为她身体出了什么隐疾。

  听到刘海超的询问,李子红摇了摇头,面色还是讪讪的。

  刘海超担忧地看了她一眼,又不(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放心道:“师娘,身体这事可大可小,你身体要是有什么问题要早点说出来啊,我跟师傅都会帮你想办法的。

  ”李子红听罢噗呲一下笑了,摸了摸他的头说:“师娘真的没事,就是昨晚睡得不太好有点累了,别担心。

  ”刘海超有点不满意她摸头的举动,心想难不成师娘真将她当成孩子了?可昨天她坐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明明也湿了!!李子红见刘海超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对,好像透着一些男人的侵略性,她吓了一跳,又觉得不太可能,再定睛一看,果然刘海超已经恢复如常了。

  刘海超也发觉自己的想法有些龌龊,他暗暗警告自己,师娘怎么说也算是他的长辈,他不能再对自己的师娘有任何的非分之想了!所以,这会见师娘看他的表情有些不对,他赶紧转移话题,又问了她几个身体的问题,见她的表情不像说假,也就放下心来了。

  李子红只请了一个上午,下午还要回去上班,刘海超有点不放心她,就提出要跟她一起去,他就在前台帮做点杂事,递个菜牌啥的。

  李子红见他实在不放心,面上无奈,内心又觉得刘海超的行为十分窝心,老郭虽然老实能干,但从来不会有这样体贴关心的举动,平时过节也不见送她什么礼物,倒是刘海超每逢过节都送她一点小礼物。

  这样想着,李子红心里对老郭越发的不满了。

  下午两人一同来到饭店,李子红要去停车,刘海超便自己先在饭店门口下车,他走到饭店门口,见门口站着一个十分面生的迎宾小姐,不由呆了下。

  原因很简单,这个迎宾小姐长得实在太漂亮了!!她穿着大红的旗袍,紧身的裙子将她的身体包裹得玲珑有致前凸后翘,胸前鼓鼓的,旗袍的下摆往上开叉着,露出一双让人看来就忍不住动情的雪白修大长腿,惹得进来的男客人频频侧目。

  他们饭店在县城里算是数一数二的,平时也有很多大人物大老板来消费,所以今年便请了几个迎宾小妹充门面。

  刘海超是后厨的,平时很少有机会能跟前面的人打上照面,但多多少少也认识,可今天这个迎宾小姐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那迎宾小姐见刘海超看她看到呆了,也不生气,错将他当成客人,见他穿的寒酸,也没歧视,笑盈盈道:“先生您好,请问几位?”刘海超顿时大糗,他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说:“呃,我不是客人,我是后厨的人。

  ”那迎宾小姐楞了一下,表情有些尴尬,还没等她说话,就见李子红从侧门走了过来。

  “苗苗,怎么样,今天上班还习惯吗?”秦苗苗点了点头笑道:“谢谢子红姐的推荐,我会趁实习这段时间好好干的。

  ”一旁的刘海超这才听明白了,原来这新来的迎宾妹子是他师娘介绍过来的,还是个实习生,难怪看着十分清纯诱人。

  李子红见刘海超还站着不动,以为他是看上的秦苗苗,随即打趣道:“阿超,我不是让你先进去吗?你怎么还在这里?是不是看见美女走不动路了?”秦苗苗果然你十分清纯,被李子红这么一打趣顿时俏脸一红,不好意思道:“子红姐,没有的事,是我误会了,以为他是客人才……”见她脸红了,刘海超也赶紧道:“师娘,你可别冤枉我啊!我可不是那种看到美女就走不动路的,我很老实的!”他这么一说,秦苗苗的脸顿时红的更彻底了。

  李子红笑了笑,觉得这两个年轻人还挺般配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刘海超会有女朋友,她心里就觉得有点不舒服。

  刘海超可不知道师娘的内心所想,他看了眼秦苗苗,又看了一眼李子红,发现两人长得有点像,后来他询问之下,才知道秦苗苗是李子红一个远房表妹,难怪两人长得有些像。

  不过秦苗苗的身高比李子红略矮一点,个子也更娇小一点,如果说李子红上成熟高贵的樱桃,那秦苗苗就是水嫩清纯,两人各有各的美,却都同样能吸引男人的注意。

  果然,当天下午,刘海超就听到不少男服务生跟打杂的小弟在私下议论这两个美女,听说两人是表姐妹关系后,年轻的小伙子更多将眼光放在了秦苗苗身上,毕竟李子红已经名花有主,不像秦苗苗,听说她还没有男朋友。

  刘海超在听到这事之后,心里也有些意动了。

  坦白讲,这么漂亮一美女,他要是说看不上那肯定是假的,加上她长得有几分像自己的师娘,刘海超的心里顿时产生了一个荒诞的想法……虽然明知道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可他实在忍不住,他在心里安慰自己,只要自己找到女朋友了,就不会再对师娘有那种龌龊的想法了!可他没想到机会居然来得这么快,当天下午正在忙着给客人递彩排的刘海超无意间发现,站在门口的秦苗苗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他偷偷上前询问,秦苗苗苍白的脸上浮现两抹红晕,支支吾吾了好一会才说她大姨妈来了,肚子疼。

  刘海超见她额头都冒冷汗了,建议她请假回去休息,秦苗苗却不肯,今天是她第一天上班,她本来想好好表现,没想到大姨妈来得这么不凑巧!可刘海超见她疼得都快站不住了,最后直接替她向李子红请假了。

  李子红见秦苗苗疼成这样,顿时也顾不上其他了,加上马上又到了晚饭的饭点时间,万一秦苗苗在门口晕倒了,那影响就大了。

  她赶紧劝说秦苗苗回去休息,还嘱咐刘海超送她回宿舍。

  他们饭店其实是有员工宿舍的,之前刘海超想住员工宿舍,但师傅跟师娘担心他照顾不好自己,便提出让他住进他们家。

  现在秦苗苗来了,按理秦苗苗应该也住到李子红家去,但因为李子红那只有两房一厅,只能让秦苗苗暂时住员工宿舍了。

  好在员工宿舍就在饭店后面,刘海超扶着秦苗苗一路走过去,这一路秦苗苗的身子基本上都依偎在他身上。

  刘海超长这么大基本没和女人有这么亲密的接触,除了那天跟师娘的意外……当晚躺在床上,刘海超再次意识到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想去追秦苗苗,这样就可以忘记自己的师娘。

  可没想到另天中午吃午饭的时候老郭忽然说道:“对了阿超,你师娘前几天就说想回一趟老家探亲,但这几天赶上五一,后厨太忙了,我实在走不开,你这两天伤了手正好休息几天,就陪你师娘回一趟老家吧,她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

  ”这话一出,李子红当即摇头说:“不用了,我自己回去一趟就可以了。

  ”她现在也不愿意跟刘海超单独相处了,一想到自己坐在刘海超身上磨蹭的画面,她身下就忍不住一阵空虚,虽然当时还隔了裤子,但她已经完全感受到那孩子身下有多雄伟了,她忍不住心想,她能不能承受地住?想到这里,李子红的眼睛下意识瞟向刘海超的裤裆处,这一看,立马就发现了他裤裆处那滩深色的痕迹,她立马想到,这是自己早上留下的……李子红顿时变得面红耳赤,好在老郭一直在跟刘海超说话,也没注意到她的异常,等她反应过来,那边的师徒两人已经商量好了,由刘海超跟她回老家探亲。

  第二天,两人收拾好东西就赶到客运站,刘海超这才知道,后厨那些人传的话没错,他的师娘李子红老家确实是在山里的,他们要坐三天两夜的大巴才能回去。

  由于正值五一长假,客运站满满都是人,好在老郭前两天已经提前买好车票了,可等到上车之后,刘海超才知道,老郭买的是一张卧铺一张过道的票!其实这也不稀奇,一年就几个长假,车站当然要顺带将过道也挤满人才行了。

  老郭之前是打算自己跟李子红回来的,所以才贪便宜买了一张过道票,反正都是夫妻,两个人挤在一起睡也没什么,大巴车上多的是陌生的男男女女挤在一起睡的。

  可这事摊在刘海超跟李子红身上,两人都有点尴尬,特别是李子红,她可还气着刘海超说要搬出去那件事呢,这会两人又睡在一起算什么事?“阿超,要不你跟别人换一下,加钱换个铺位吧?”两人这会已经在车上,过道比刘海超想像的还要小很多,他可以想象,待会躺下之后,他跟师娘几乎是紧贴在一起的,这样的情况下难保自己又生出什么邪念……可要是换位置,不就有别人躺在师娘旁边了吗?万一是个男人,以师娘这样的美貌,难保不会被动手动脚!刘海超想起之前看过的一些关于公车大巴的片子,里面的女人就是这样被陌生的男人侵犯,他当然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师娘的身上。

  “不了师娘,我还是睡在你身边吧,师傅让我保护好你。

  ”他都这么说了,李子红自然也不好说什么,她也担心自己会遇到那些意图不轨的陌生男人,两人放好行李之后就躺下了,还好老郭买的是大巴最后排的位置,不会有人一直经过,李子红的位置也是靠窗的,旁边就睡着刘海超,她顿时觉得很有安全感。

  大巴开了没多久,李子红有点晕车,很快就迷迷糊糊就睡着了,刘海超也想睡的,但旁边卧铺躺着的是一对小情侣,这会趁着车厢里的人都睡着了,居然干起了那事!只听那男的道:“宝贝,你别出声,让我慢慢进去……”另一边的过道传过来一道女声,只听那女人娇喘一声说道:“讨厌,你别这样,待会被人听到了怎么办?”那男的听到这话非但没有害怕,反而兴奋道:“听到才好,你是不是就想让别人听见?”这话一落,刘海超立马感受到旁边的男人挺动了一下腰杆,接着有一双细白的长腿盘在了旁边那男人的腰上,由于车里的位置实在是太窄了,那女人的脚甚至踢到了刘海超的身上。

  刘海超正闭着眼睛假睡,冷不丁被踢了一下,下意识睁开眼睛,就见旁边那男人正侧躺着,腰有一下没一下动着,一边动还一边低声说:“你反应真大”他说完,又大力挺了一下身子,那女人被撞得一个激灵,脚又踢到了刘海超,刘海超从来没见过这么刺激的场面,一时吓得不敢动,脸色变得面红耳赤。

  反应过来之后,他赶紧别过身子,忽然就想到师娘还躺在自己身边,两人的位置离得这么近,师娘肯定也听到这边的动静了,不知道师娘是什么反应,会不会也想……这样想着,他忍不住看向自己的师娘,却见师娘正闭着眼睛在睡觉,她蜷缩着身子,眉头紧紧皱着,脸色也很苍白,一看就是晕车了。

  刘海超顿时十分心疼,同时对旁边那对情侣十分气愤,这大巴怎么说也是公共场合,就没人管管吗?他的眼神下意识落在那对情侣的上铺,却发现上铺的小伙子被子正在起起伏伏!这都行?!刘海超顿时目瞪口呆,感情那对情侣的动静不止他发现来,周围的人都发现了,但是都当现场版来看了!而最让刘海超吃惊的还在后头,只见那女的嗯嗯啊啊的一直叫,越叫越大声,那声音是个男人都受不了,好在她旁边靠着另一边窗户的一个大爷呼噜声打得震天响,正好替她两掩盖了大部分声音,除了临近几个铺位的,前面的人都不知道。

  刘海超原本还很气愤,但是很快被那女人的叫声搞得冒起了一股邪火,他赶紧转身将背对着那对情侣,企图分散一下注意力,但视线却不由自主落在师娘的身上!只见李子红蜷缩着身子侧躺着,脸正好对着刘海超的方向,她的手紧紧环抱自己的手臂,雪白的饱满露出一大片来。

  刘海超顿时狠狠吞了一下口水,他努力的压制体内那股子邪火,但眼神怎么样都没法从师娘的饱满上离开。

  明明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他的手还是情不自禁伸了过去!他心想,师娘现在睡着了,他偷偷摸一下应该没关系吧?这样想着,刘海超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心口不知道是因为刺激还是心虚,砰砰跳个不停,明明知道这是不对的,可这会邪念上头,他再也顾不上心底那点心虚了!当他的手如愿以偿摸到师娘李子红的胸脯后,刘海超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原来这就是师娘的身子,触感真的太好了!软软的,滑滑的,他忍不住揉了一下!刘海超的喉咙咕咚一声,下意识看了一眼师娘的脸,见她还是紧闭着双眼,应该没发现他的行为,心里窃喜,手上的动作变得更为大胆!他偷偷撩开师娘衣服的领子,将手直接探进小衣里,学着那些成人片里男主的动作。

  与此同时,旁边的那对情侣如火如荼,只听那男的道:“宝贝,舒服么?”刘海超听到这里,心下那股邪火再也忍不住了,他低头凑近师娘的胸脯!然而就在此时,李子红忽然轻吟了一声,身子忍不住扭动了一下,刘海超吓了一跳,赶紧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看向李子红。

  却见她仍旧闭着眼,好像还在沉睡,只是因为身体被侵犯,那种又舒服又难耐的感觉让她下意识轻吟出声。

  

“媳妇,我难得回来一趟,咱们都半个月没办事了,你就让我爽一回吧!”我用力的咽了口吐沫,这男女在一起果然多半都是在聊那事,不过我倒是有些忧心赵宛如那个小身子骨,白天刚刚折腾了那么久,难道还能经得住?“死开!这是在我爸家,就你那德行我还不知道,猴急的要命,这要是让外人听到怎么办!”赵宛如娇媚的捶打着李大伟,勾人的眼睛看得我骨子都酥了。

  我看着赵宛如肥硕的臀部,想象着她那白花花的身子,妖娆的腰肢,甚至是那神秘地带,我的手也伸进了裤裆里。

  书上说的果然没错,从来都只有他妈累死的牛,就从来没有耕坏的田。

  不管我经不经受得住,李大伟直接便是手脚并用的按住了赵宛如。

  两个人在细小的厨房里亲热了起来。

  这一阵,看得我又是激动,又是羡慕。

  到底什么时候我也能娶个美娇娘,天天搂在在炕上。

  “呜……别再这里,大伟,去……去屋里……”赵宛如似乎还有这一丝理智,发软的身子直接挂在李大伟的身上,可是嘴里还是有些担心。

  去屋里哪成啊,这要是去了屋里,我还看个毛啊!“老婆,乖,你先让我爽一爽,那个兔崽子难道还敢进来不成,咱爸妈都理解我,不会出来的。

  快把手松开,让我摸摸这肉团子是不是又大了?”李大伟一脸急色的将自己黝黑的手就伸了进去。

  听说李大伟是工地里拧钢筋的,那手劲疼的赵宛如都红了眼,看得我都一阵心疼,不过这赵宛如也狠,一口就用力的咬在李大伟的肩膀头子上。

  我也眼热的看着李大伟手里白嫩嫩的肉团子,可不是大嘛!林岗那个狗娘养的下午的时候可是(与漂亮老师的销魂之夜)没少磋磨,隐隐约约的我还能看见上面有几个牙印子呢!不过李大伟这激情四射的模样是看不见的,他此刻正在一门心思的开发赵宛如身上的敏感点。

  弄得赵宛如酸软的都快化成水了。

  我手里的速度也不断的加快,这恐怕是我撸的最爽的一次了。

  脱了!脱了!李大伟这个饿狼嘴里还说要到屋里,竟然直接在厨房就去拽赵宛如的裤子。

  果然一定要有个媳妇,到时候还不是你想在哪里就在哪里,各个地点,各个姿势随便任你开发。

  “李大伟你疯了,快出去,这里是厨房!”赵宛如呜呜咽咽的声音,不张嘴还好,一张嘴,我刚刚消停的身下,立马又支起了帐篷。

  “厨房我也要办了你!”我看得出,李大伟也确实是憋久了,这要是谁家有这么个勾人的媳妇,谁能忍得住。

  李大伟将赵宛如扣在洗手台上,直接冲刺般的挺了出去,最原始的运动,往往是最具魅力的。

  我心里热血沸腾的恨不得拿出个相机给记录下来,留着回家里慢慢欣赏。

  赵宛如似乎怕自己真的叫出声来,不过这破房子的隔音效果也真不怎么好,赵宛如似乎也知道,用力的咬着李大伟的身体,我看得都肉疼,这一番下来,就算是不咬下一块肉,也要出不少血。

  这女人还真的是生猛。

  厨房里满满的都是身体碰撞中最美妙的声音……“我……我再试试?老婆,再来一次,行不?”靠!我瞪大了眼睛,事情竟然还有转机?“起开!回屋去了,试个屁!”李大伟那个软趴趴的东西还在裤裆中心搁着,赵宛如一脸恼火的推开李大伟。

  吓得我急忙躲到沙发旁边,只要赵宛如往客厅看一眼,我就直接暴露了。

  我心惊胆战的听着赵宛如脱鞋的声音,一点点的靠近,一颗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

  都赖那个狗日的李大伟,竟然这么快就歇火了!这才弄了几分钟啊,就歇菜了!怪不得赵宛如要到外面去找男人呢,合着这个李大伟竟然是个外强中干的纸老虎。

  不仅是我恼火,赵宛如似乎也很恼火,直接拖着嘎吱嘎吱响的脱鞋就去了屋里。

  李大伟随后提着裤子,也火急火燎的跟了过去,看来是去求爱去了,不过赵宛如脸上的嫌弃我都看得一清二楚,照我看多半是白费。

  我在沙发上窝了10分钟之后,确定安全就打算离开。

  “有人?”一阵细细簌簌的声音令我猫着腰又往厨房瞥了一眼。

  唐小雨竟然在厨房里拿了一个茄子在手里。

  她要是拿个黄瓜我勉强还会当作回去吃一下,毕竟饿了干吃也可以减肥。

  “唐小雨,你拿茄子干什么?”“啊?”唐小雨吓得手里的茄子直接掉在地上,满脸羞臊的看着我。

  一张红润的小嘴张了又闭,闭了又张的。

  我看着那张嘴里粉嫩的香舌,就想起刚刚李大伟堵住赵宛如的红唇,将自己的舌头放肆的在里面搅动。

  “你管我!我屋里还养了个仓鼠,它饿了!我给它找点吃的!”唐小雨昂着个小脑袋,底气不足的说道,眼睛四处的乱瞄,就是不敢和我对视。

  嘿嘿!这种把戏还想要骗我。

  我当初看小片子上说的多了,这是女生缓解生理需求的一种方式。

  将那大茄子,直接塞在自己的神秘地带,模仿着最原始的男女运动。

  不过,我倒是没有想不到,唐小雨这个老师和家长眼中的乖乖女、大学霸,竟然也这么耐不住寂寞。

  我早就和她妈妈打听过,唐小雨还没有男朋友,可是我就搞不清楚,既然想要释放,用个屁茄子啊,我这么一个活生生的男人在这里站着呢!还不比那个死物来的爽多了。

  我站的笔直,就差等着唐小雨一声令下,钦点我今晚侍个寝了。

  可是唐小雨怂的根本就不敢看我的眼睛。

  “我……我先回去了!”唐小雨慌慌张张的一点也不想要在和我继续说下去。

  “别走,你小仓鼠的食物忘了,我给你挑个大个的,让她吃的饱饱的!”我直勾勾的看着唐小雨的眼睛意为不明的说着。

  唐小雨涨红着一张脸,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最后还是我大发慈悲的将茄子塞到她手里,先回了屋。

  我倒是真的想要去唐小雨的房间去听一听,不过这里毕竟是唐小雨的家,我也怕如果再放肆,到时候被哪个半夜出来尿尿的人给看见了,我保证我老妈绝对能把我腿给打折了。

  在她眼里,唐小雨可比我这个儿子吃香多了。

  我脑海里想象着唐小雨手拿茄子的画面就陷入了梦乡中……“阿松,你快来帮帮我!太大了,我放不进去!”噗!我嘴里的水差一点吐了出来。

  看着唐小雨站在我的门口,手里拿着茄子,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我的心都要碎了。

  尤其是那个神秘的地带还泛着浅浅的水珠,就想在对着我邀约一般。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a.aspx?6979.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a.aspx?1257.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a.aspx?6540.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a.aspx?1506.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a.aspx?4034.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a.aspx?7129.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a.aspx?5325.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a.aspx?20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