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beeg,新手必看

感受到嫂子的小手。

  整个内心都变得激动起来。

  。

  林子惠很惊讶的看着眼前,内心不断地感叹。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猛的。

  “嫂子,为什么它变得这么这样了,我是不是病了?”陈正假装懵懂的说。

  林子惠笑着说:“你没病,等你明天睡醒,就没事了。

  ”既然嫂子这么说,陈正假装自己没有反应过来。

  低头看到林子惠亲吻了几口。

  一阵麻酥的感觉瞬间袭上心头。

  陈正心中有一种冲动,想按住她的脑袋。

  不知道为什么,林子惠的动作戛然而止。

  林子惠懊恼的想,自己这是在干什么。

  缓解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以后,假装很冷静地说:“阿正乖一点,快点睡觉。

  ““不嘛,我很难受。

  “陈正撒着小孩子脾气,内心一点都不像结束。

  特别是看到嫂子情动的笑脸,红扑扑的,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咬一口。

  “阿正,乖,时间不早了,嫂子明天还要上班,你现在乖一点睡觉好不好?“林子惠细声细气的说。

  虽然,和丈夫大吵了一架,但是,她还是做不出对不起丈夫的事情。

  并且,林子惠心里很明白,他不想让自己来城里,就是担心自己受到欺负。

  现在冷静下来,想通了,也就没有那么生气了。

  可是苦了陈正,涨的难受,很想出去冲个冷水澡,降一下自己身上的邪火。

  强忍住内心的舒服,进入睡眠。

  可是,一直处于空窗期的林子惠,被阿正这么一弄以后,睡不着。

  要不是,阿正是自己的小舅子,恐怕……忍不住,林子惠开始自我满足了。

  陈正本来难受的要死,就在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的时候,听到这种声音。

  悄悄地睁开眼睛,看着嫂子的样子,真的美极了。

  虽然自己经常和嫂子一起睡觉看到这一幕,脑子嗡嗡的叫,很想冲上去。

  “阿正……快点……”天呢,难道嫂子安抚自己的时候,想的自己的名字?这种想法深深的刺激了阿正的大脑。

  看来,嫂子对自己还是有感情的。

  那自己是不是可以……虽然,陈正心里这么邪恶的想着,并没有做出实际行动。

  他很担心嫂子会看出破绽来。

  陈正内心的火苗不断地燃烧,实在是忍不住的时候,假装半夜醒过来,迷迷糊糊的说:“阿正很难受……。

  ”没有想到,阿正会突然醒过来,有点猝不及防的说:“你怎么醒了,别睁眼。

  ”可是,阿正是一个傻子,怎么可能这么听话。

  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嫂子前面的美好,很委屈的说:“我渴了。

  ”林子惠叹了口气,给陈正倒了水,喂他喝下去后。

  “快点乖乖睡觉。

  ”喝完水的陈正哪里睡得着啊,一直缠着林子惠讲故事,讲了好久才睡。

  次日大清早,就被一阵敲门的声音吵起来了。

  林子惠手忙脚乱的穿上衣服,往门外走去。

  出去一看,竟然是邻家姐姐刘玉芳过来探望陈正。

  连忙把他邀请进去。

  看着被她收拾的这么干净的物屋子,刘玉芳很羡慕的说:“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能干,不过,我都进来这么久了,为什么还没有看到阿正?“林子惠小脸一红,有点羞愧的说:“他应该还没有睡醒。

  “刘玉芳笑着说:“阿正在哪里睡得?时间都这么晚了,我过去叫他。

  “说着,也不管林子惠跟自己说什么,就往她前面的房间走过去。

  没想到,推开门的时候,刚好看到阿正赤裸着上半身,正打算穿衣服。

  看到刘玉芳来了的时候,扔下手中的衣服,连忙跑过去,抱着刘玉芳说:“玉芳,你怎么过来,是不是知道我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很无聊,所以,你才过来陪我的?“没等刘玉芳说话,阿正抱着她,狠狠的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虽然没有嫂子的甘甜,但好在味道还不错。

  没想到这一幕刚好被林子惠看到了。

  她不知道自己心里是怎么想到,只是快步的走上前,对着阿正很严肃的说:“以后不能随便亲别人,知道吗?“阿正很委屈的说:“为什么啊?以前的时候,我和玉芳姐姐一起出去玩,她就会偷偷的亲我,我为什么不能亲她?“林子惠义正言辞的说:“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等嫂子说完以后,阿正紧接着摆出一副想要哭的样子。

  刘玉芳连忙走过去,抱着阿正说:“以后你想亲就亲,不要不开心知道吗?”感受到刘玉芳的前面,正在摩擦的自己的身体,阿正禁不住的将身子往前凑了凑,没想到刘玉芳的身材,竟然这么好。

  “我就知道玉芳对我最好了。

  ”阿正假装自己被哄好了。

  看到这一幕,林子惠不知都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有种怪怪的感觉。

  没想到,刘玉芳竟然转过身来,跟嫂子说:“我今天刚好没事,打算带着阿正出去玩一下,不知道可不可以?“没等林子惠拒绝,听到阿正欢呼雀跃的声音,”好啊,阿正终于不用一个人呆着家里了。

  “林子惠很无奈的点了点头。

  在路上,阿正装傻充愣的捏着刘玉芳的小手,问她是不是要给自己买糖吃。

  刘玉芳挑眉看向他,“阿正为什么这么问,难道你喜欢吃糖吗?“阿正摇了摇头,“我不喜欢吃糖糖,但是玉芳的嘴巴好甜,我想再吃一口。

  “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这么说,弄得刘玉芳哈哈大笑。

  主动靠到阿正的嘴边。

  就在她打算抽身离开的时候,阿正快速的伸出舌头,猝不及防的闯进刘玉芳(啊啊啊好棒)的嘴中。

  看着她吃惊的样子,阿正觉得心里爽极了。

  他想要的就是这种眼神。

  “阿正,你干什么?“挣脱开陈正的束缚,刘玉芳怒气冲冲的说。

  陈正假装伤心的说:“阿正只是想吃糖果,不想干什么,玉芳姐姐为什么要凶我?“把自己说的特别可怜,弄得刘玉芳很烦躁说:“我没有凶你,只不过不能伸舌头,知不知道。

  “没想到,等她说完,陈正竟然哭了起来。

  吓得刘玉芳不知道应该做什么,难道是自己刚才的话,伤到他了?试探性地说:“我让你伸舌头,你不要哭了,好不好?”

这一喊,王主任的腿一下可软了,惊慌失措地想逃之夭夭。

  “是小龙啊,我已经睡了,明天吧!”屋子里的香萍说道。

  小龙却二话不说,一脚踹开了门。

  原来由于刚才两人的紧张,居然忘记把门反锁。

  小龙三步并作两步走近王主任,然后故意大声惊讶地说,“王主任?”由于小龙把王小涛打进医院,王小涛的大伯王主任知道后把小龙叫到教导处,狠狠地批评了他一顿。

  原本想着批评过后也就算了,可王主任却说要在下周一开学生大会,宣布开除小龙。

  这件事,小龙对谁都没说,甚至连班主任夏春娜都不知道。

  今夜,小龙觉得自己翻身的机会到了。

  “小,小龙,我——!”王主任被逮个正着,自知理亏,一脸尴尬。

  “王主任,你说今晚的事怎么办吧?香萍婶儿一个弱女子,你竟然欺负她,不行,明天我要去你们村告诉你媳妇去!我还可能去学校——”“小龙——!”王主任竟然当着老板娘香萍的面给小龙跪下了,“小龙,别,求你了,别告诉我媳妇,别到学校告我状,你在学校打架的事,我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你看行不?”小龙偷笑,却依旧做生气的样子道,“你欺负我香萍婶儿,我很生气。

  ”王主任苦笑,然后从口袋里摸出钱包,掏出三百(故事网)块钱,塞给小龙,“帮帮忙,求你了小龙!”小龙接过钱,心中暗喜。

  “好了,小龙,我想王主任也不是有意欺负我的,就算了吧!”香萍婶怨恨地瞪了小龙一眼,心里骂道:“这小子有勇有谋,不是省油的灯啊!”“好吧,既然我表婶说算了,就算了!那么王主任,我在学校打架的事儿?”“你放心小龙,我保证不再追究!也不再开什么学生大会宣布开除你了,其实,不就是打个架吗,很正常的呵呵,不至于开除!”王主任心有余悸地说。

  如果今天的事让他媳妇母夜叉知道,让学校老师们知道,那么他会死的很惨,赔了夫人又折兵。

  “好了,我要睡了,你们走吧!”香萍婶懊恼地轰小龙走。

  “等一下,我还要卖一瓶药酒呢!”小龙坏笑。

  而王主任却道,“哦,我这就走,这就走!”他很难堪地站起来,拍拍膝盖上的土。

  为了自己的前途和大面子,他失掉小面子挽救成功已经算是万幸了。

  “小龙,我走了,有什么麻烦和难处的话尽管到教导处找我!”王主任临走前又不放心地巴结一句。

  “走吧,王主任,你放心,这件事我当没看见,明天会风平浪静的!”小龙给他下个定心丸。

  王主任走后,小龙买了药酒扬长而去!第二天早上第一节课是英语早读,小龙的英语本来就不好,他拿起英语滥竽充数。

  在朗朗读书声中,班主任兼英语老师夏春娜走进班里。

  “跟我到办公室来一趟!”夏春娜恨铁不成钢地说对小龙道。

  来到娜姐的办公室,夏春娜劈头就教训,“小龙,你争点气行不行?整天就知道打架,看看你的成绩,有哪一门不是倒数的?啊?”“有,体育成绩就名列前茅!”小龙到很会接话茬。

  “你——!”娜姐突然就扬起了巴掌,小龙伸一下舌头,缩脖子闭眼睛。

  可是,娜姐的巴掌停在空中,然后落在他脸上,抚摸着,关心地问,“上次打你一耳光,现在还疼吗?”“不疼了!”“呃?你昨天又和谁打架了?看你的脸,还带着伤痕呢!以后不许跟人打架,知道吗?王小涛这件事也不知道学校会怎么处理你,不过我听说王小涛的医药费要你掏!你掏是应该的,谁让你出手这么狠,这件事你千万别让你嫂子知道,她知道你在学校惹事生非会很伤心的,医药费的事,估计你掏定了,如果你需要钱,就说一声,我借给你,不过要还的啊”小龙却一点也不急,因为他知道王主任会摆平此事,但是为了感谢娜姐的好意,他还是装作很感动的样子,故意一下可抱住了娜姐。

  “呜呜呜,娜姐谢谢你,小龙知道错了!”娜姐的娇容像滴进水中的红色颜料,荡漾开来。

  她又羞又怒,“小龙,你干嘛”“谢谢你娜姐,你对我太好了,呜呜!”小龙一边装可怜地哭泣着。

  “小龙,你起来啦!再不起来我要生气了!”娜姐脸色一沉。

  然后,她又尴尬地说,“小龙,你先回去吧!”“哦,娜姐我走了!”小龙打个招呼,转身离开娜姐办公室。

  回到教室,小龙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由于想着娜姐一时分心,竟然越过了课桌上的三八线。

  一支钢笔尖就扎上他的胳膊,“喂,过线了!”同桌女生王雪柳眉倒竖,凤眼圆睁。

  小龙瞪了她一眼。

  王雪也瞪眼反击王雪是班里男生们捧出来的班花,但小龙却不承认她是班花,因为她对自己一向很坏!这是班主任的课,班里男生忽然变得乖起来,就连平时喜欢睡觉的都拿着课本,坐得端正,滥竽充数。

  看着美丽动人的娜姐,小龙美好的情愫在小龙心中升腾着,心湖上激荡起层层涟漪。

  “娜姐,我爱你!”小龙在心里想到。

  正当他分心时,忽然发现课桌微微晃动起来,原先以为是地震了,小龙诧异地举目四望,赫然发现王雪一载一载的在昏昏欲睡。

  “这样也行?”小龙余光看着王雪。

  忽然,娜姐讲课声嘎然而止,小龙竟然发现她朝王雪径直走来。

  小龙预感到王雪要倒霉了。

  小龙急中生智,推醒了王雪。

  “王雪你在干嘛?”夏春娜严肃地看着她王雪满脸通红,不敢言语。

  “都坐好了,看黑板!”夏春娜的话很管用,大家都乖乖地坐端正,把视线从小龙和王雪身上移动到黑板上。

  王雪传来一个纸条。

  小龙打开一看,是一排娟秀却歪歪扭扭的字体:谢谢你小龙,我会报答你的!”小龙扭头看了王雪一眼,发现她正瞟着自己,唇边带着笑意。

  小龙冷笑,嗤之以鼻,不想理睬她。

  接着,小龙又收到王雪的一张纸条:小龙,我知道你喜欢夏老师,你们不可能的,我觉得咱俩才是天生的一对!”“星期六晚上陪我去看西瓜!我家的西瓜又大又圆,随便你吃!”王雪低声笑道。

  “哇,不吃白不吃!”小龙笑道,“好啊,我最爱吃西瓜了!”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b.aspx?1797.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b.aspx?1289.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b.aspx?7169.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b.aspx?1502.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b.aspx?1247.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b.aspx?5861.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b.aspx?2535.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b.aspx?8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