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足 交,新手必看

青草村卫生所内,传出了一道似有似无的轻吟,让人遐想连篇。

  此时里面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紧咬下唇,表情迷离,一只手揉着胸前的雪白,一只手在下面…….殊不知,外头正有一双眼睛,紧紧盯着里面。

  “啧啧,这大清早的,没想到王医生竟然在自我安慰,还真是会玩。

  ”楚晨砸吧着嘴,眼睛都看直了。

  换做以前,他才不知道眼前的女人在干嘛呢,因为三年前楚晨家里发生了一些变故,父母暴毙,他也成了傻子,整天惶惶度日,远在外地打工的哥哥去年也意外去世,只剩下嫂子带着小孩和他相依为命,受了不少欺负。

  可前两天,他去树上摘果子,不小心摔下来,阴差阳错恢复了神志。

  他没有把这事儿声张出去,主要是做为傻子,村里的女人们都不会顾忌他,甚至有时候去河里洗澡还会叫他望风,这样的福利,其他男人可是享受不到的。

  当然了,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父母突然暴毙,他觉得这件事有蹊跷,才决定继续装傻,方便暗中查出真相。

  “嘿嘿,看你这幅模样,让我来帮帮你。

  ”笑了笑,楚晨往后退几步,然后装作慌慌张张的样子,猛的冲过去推开了门。

  “王医生,王医生,买药,买药!”王玥琪被吓了一大跳,腾地一下就站起来,慌忙整理衣服扣子,另一只手麻利的抽出来,只是上面,似乎还带着些晶莹。

  等看清楚来人后,她才松了口气。

  “楚傻子,你慌慌张张的赶着投胎?”王玥琪皱眉道。

  换做平日,她也没有这么大火气,可正在兴头上被突然打断,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让她实在难受得很。

  她已经二十七岁了,长得肤白貌美,胸大腿长小蛮腰,是个大美女。

  前几年大学毕业后,她回到村里当了卫生所的医生,两年前在家人的介绍下,嫁给了同村的张大柱。

  可是这张大柱结婚没几天,就外出打工了,只有春节才回来一次,每次都待不了几天。

  更重要的,是他那方面不行,几分钟就完事儿,根本满足不了王玥琪,所以每当自己想要了,她就会自我安慰一番。

  “对不起,王医生,我……”话没说完,楚晨就一眼看到王玥琪胸前的两片雪白,瞬间就有了反应。

  发现到他的目光,王玥琪下意识用手挡住胸前,可就在这时候,她看到了楚晨那处,满脸不可置信,惊呼一声。

  “好大!”这么大的规模,就算在小电影里,也没见过。

  比起自己家那男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只可惜,这种宝贝竟然长在了一个傻子身上!咕噜!王玥琪盯着楚晨那处,咽了咽口水,只感觉浑身燥热,就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小,小晨,你买什么药。

  ”楚晨自然发现了她的目光,故意挺了挺腰身,那里的轮廓越发的明显。

  “王医生,嫂子让我来买干毛巾。

  ”楚晨傻笑道。

  干毛巾?什么玩意儿?王玥琪愣了一下,然后立马反应过来,“你说的是感冒灵吧?”楚晨赶紧点点头,“对的对的,感冒灵,嘿嘿!”“好,等着,我给你。

  ”王玥琪迅速翻出感冒灵,递给楚晨,楚晨接过的时候,故意抓住她的手,好奇的问了一句。

  “诶,王医生,你的手上的是什么?”听到这话,王玥琪赶紧抽出手,俏脸羞红。

  “没,没事,你的药,赶紧拿着回家去。

  ”手上沾着的东西被一个男人看到并且摸着,让她内心觉得很羞耻。

  看到她这种娇羞的小女儿姿态,楚晨内心一阵翻滚。

  他没接过药,反倒是指着下面,诚惶诚恐道:“王医生,我这里怎么肿了啊?”肿了?王玥琪看了看,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若有所思,感情这傻小子压根不懂自己的生理反应啊。

  这么大的宝贝,真是浪费了。

  要是能体验一下,那得多舒服啊。

  本来她就处于不上不下的状态,这么一想,那股感觉更加强烈了,顿时有些口干舌燥,反正这是个傻子,就算和他发生点什么,只要叮嘱他不说出去,应该没事的吧?想到这儿,王玥琪故意恐吓道:“小晨,你这是得病了,要是不治疗的话,会死人的。

  ”“切,你骗人,我天天早上都肿,怎么还没死呢,我才不信。

  ”说完,楚晨就翻了个白眼,还很不屑。

  那眼神,就跟看傻子一样,让王玥琪哭笑不得。

  她再次看了楚晨那里一样,忽悠道:“我可是医生,你不相信?那我问你,每次肿了的时候,是不是特别难受?要很久才能消下去。

  ”楚晨这才配合的大惊失色,“对对,就是这样的,王医生,救救我,小晨不想死,不想死。

  ”说着,他再次抓住王玥琪的小手,触碰的瞬间,王玥琪浑身颤抖一下。

  男人粗糙的大手,抓在自己手上,让她有种异样的刺激感觉。

  她已经好久没有被男人这么亲密接触过了。

  这一次王玥琪没有抽出来,反而娇嗔道:“放心,嫂子马上帮你检查。

  ”说完,她转身用脚把门踢关上,然后小手颤抖着伸过去,放到楚晨的小腹处。

  柔声道:“小晨,要检查的话,得先把裤子脱掉,我帮你脱了。

  ”“嗯嗯,听王医生的。

  ”楚晨憨憨的样子,就跟个乖宝宝一样。

  王玥琪怀着激动的心情,迅速脱下楚晨的大裤衩,下一秒,她彻底傻眼了。

  这,这还是人嘛?刚刚由于裤子的束缚,规模还有些局限,可现在直接暴露在眼前,那种视觉冲击,让她恨不得和楚晨来一次。

  “王医生,是,是不是没得治了?”楚晨带着哭腔,甚至眼眶里还有泪水在打转。

  这演技,不得不服!王玥琪回过神来,赶紧摇摇头,有些语无伦次。

  “没,有的治,有的治,我这就帮你,你,你别乱动,知道吗?”楚晨乖巧的点点头,王玥琪深吸一口气,然后一把握住……嘶!楚晨舒服得差点叫出声,而王玥琪也很震惊,这还是她第一次,碰到这么大的玩意儿。

  她动了几下,喉咙不停滚动,声音都沙哑了几分。

  “小晨,现在感觉怎么样?”“有些麻麻的。

  ”楚晨道。

  “这是正常的,接下来,你按照嫂子说的做,知道吗?”此刻的王玥琪只想赶紧体验楚晨那处带来的快乐。

  “怎么做啊王医生?”楚晨一脸茫然。

  “我趴在桌子上,然后你从后面顶嫂子这儿,看到了吗?”王玥琪指了指下面,细心指导。

  “哦哦,好的,我知道了。

  ”楚晨一本正经的说道。

  王玥琪满意的点点头,傻子就是傻子,很听话。

  她扭过身,双手趴在桌子上。

  娇声道:“小晨,来呀,往这儿顶。

  ”看着眼前的一幕,楚晨都快流鼻血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高高在上,在大家眼中是个文化分子的王玥琪,私底下居然这么开放。

  他屏住呼吸,想要来此深层次的交流,可转念一想,他还是决定继续装傻,以免被怀疑,于是他故意撞在王玥琪的大腿处。

  “小晨,你往哪儿弄呢,错了错啦。

  ”王玥琪扭动着身体,想要让正确位置对准楚晨的宝贝。

  “王医生,没错啊,你说的就是这里啊。

  ”楚晨疑惑道。

  王玥琪翻了翻白眼,真是恨铁不成钢啊,怎么就偏偏遇到这么个傻子呢,要是个正常男人,恐怕现在早就把她弄得嗷嗷叫了。

  她在心底叹了口气,但嘴上还是温柔的说道:“就是刚刚我给你指的那个地方,知道了吗?”楚晨恍然大悟似的,“知道了知道了,就是这儿!”听到这话,王玥琪会心一笑,可下一秒,楚晨的举动,让她差点没气得吐血,只见楚晨对着她的后背狠狠一顶,嘴里还得意的笑着。

  “嘿嘿,现在对了吗,王医生。

  ”王玥琪实在忍不了了,往后伸出柔嫩的小手,帮助楚晨找到正确的位置。

  当她的小手触碰到楚晨时,楚晨浑身一个激灵,反应又强了几分。

  同时,王玥琪也非常震惊,被撞击到那个位置后,她感觉浑身上下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难受得不行。

  这种异样的感觉,刺激着她,让她情不自禁发出了轻吟。

  “不要……”楚晨愣了一下,停下来,疑惑道:“王医生,我弄疼你了吗?不要什么啊?”“不要停,继续!”王玥琪哀求道。

  楚晨这时候自然不会再装傻,双手紧紧握住王玥琪的小蛮腰,身体靠了上去。

  那种宛如电流般的酥麻感,穿过裤子,通过皮肤,慢慢袭遍王玥琪的全身,她已经好久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了。

  楚晨强有力的冲击感,让她觉得这才是男人该有的能力,想到自家男人,她突然有些后悔当初年少无知,觉得男人只要老实就行,现在才知道,女人能不能幸福,得看那事能不能得到满足。

  “好舒服,小晨你好棒。

  ”王玥琪放肆的叫着。

  听到她浪叫,楚晨真想直接扯开王玥琪的裤子,然后让她好好尝尝自己的厉害,可他不能这么做,只能强行憋着。

  “嗯啊,不行了,好想要。

  ”这种感觉虽然刺激,但始终只是隔靴止痒,并不能满足王玥琪,她扭动着性感的腰肢,狠狠往后抵,仿佛想要与楚晨来一场负距离的接触。

  一开始她本来只是想过过干瘾,可越这样她越难受,脑海里充满了渴望,这一刻,她只想痛痛快快的享受鱼水之欢,再也顾不得其他。

  打定主意后,她深吸一口气,转过身,一把抱住楚晨的后背,大眼睛水汪汪的盯着楚晨,眼色迷离。

  “小晨,嫂子给你进行下一步治疗。

  ”不等楚晨回答,她就缓缓蹲下身子,看着眼前的东西,她舔了舔红唇,小嘴微张。

  楚晨激动得心潮澎湃,无论如何他也没想(左手握右手)到,王玥琪这蹄子竟然会用嘴帮他。

  更重要的是,她还自称嫂子,这可是亲近的称呼。

  不得不说,王玥琪的活儿很好,三两下,就弄得楚晨醉生梦死,差点直接投降,不过好歹他能坚持,硬生生给憋住了。

  过了十几分钟,王玥琪累得够呛,擦了擦嘴角,低声问道:“小晨,你有没有种想尿尿的感觉。

  ”“没有,不尿尿,嫂子说不能随地尿尿。

  ”楚晨摇摇头。

  王玥琪大惊!还真是捡到宝了,这么久都没有要完事儿感觉,那要是真弄起来,还不得吧自己给弄死?她心里痒痒的,迫不及待的想要真正的体验一下,可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人敲门,吓得她慌忙的站起来。

  “糟了。

  ”王玥琪看了看傻头傻脑的楚晨,哄骗道:“小晨,咱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什么游戏啊?”楚晨道。

  “躲猫猫,你到里面去藏起来,嫂子来找你。

  ”“好啊好啊。

  ”楚晨雀跃的拍拍手,提起裤子往里屋走去。

  其实他心里也慌得一批,这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哪怕大家知道他是个傻子,估计也会被骂死打死。

  到了里屋,楚晨立马从后窗翻了出去,他可不愿意在这儿死等着,万一被发现就完了。

  可走到半路,他突然想起自己忘了拿药,这要是空手回去,嫂子那边怎么交代?想到这儿,他又转身往卫生所走,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男人正在和王玥琪推推搡搡的。

  那男人是村里小学的语文老师,叫吴正德,三十多岁了,有个非常漂亮的媳妇,也是小学的老师。

  “吴老师,你可是有媳妇的人,别动手动脚的。

  ”王玥琪皱着眉头,露出厌恶的表情。

  她本以为是有人来看病,没曾想居然是个醉鬼。

  这吴正德那方面不行是人尽皆知的,满足不了他媳妇,导致他媳妇脾气越来越暴躁,总是一言不合就骂他。

  这不,大早上就被骂了,心情不好多喝了几口,酒精麻痹之下,他才壮着胆子跑到了卫生所,想要调戏调戏漂亮的王玥琪。

  “那个死婆娘不是我媳妇,我,嗝,我要你做我媳妇。

  ”

等两人走出卧室顺手关了门,躲在衣柜里的我才长长的喘了口气。

  精神放松下来,无意识间抬头一瞄,忽然看到头顶挂了一排样式各异的蕾丝内裤。

  我眼睛陡然瞪大,一缕缕幽香钻入我的鼻间……瞬间,我的脑海里便浮现各种奇怪思绪,浑身血液也开始沸腾了起来,鬼使神差的,我抬手摸到一件蕾丝,正准备扯下,可就在关键时刻,衣柜突然传来柳馨儿的声音:“张浩,我老公走了,你可以出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声音,我隐隐有些亢奋,就感觉自己和柳馨儿在背着她老公偷偷做那种事情,有种莫名刺激感,多想了一会,我打开衣柜门,走了出去。

  “抱歉啊馨儿老师,给你添麻烦了。

  ”干咳一声,我还偷偷瞄了柳馨儿一眼,此刻的她面色还是有些红润,神色也挺不好看的。

  “没事,你接着去做你的高考模拟卷吧,做完记得给我检查一下。

  ”似乎并不想和我多说,柳馨儿有些回避道。

  经过之前的一番冷静,大概她也意识到了我是她学生,两者间本身就存在一种层级关系,又怎么能发生突破呢?当然,这时候的我也没有多想的心思了,老老实实跑到客厅拿起卷子做了起来,而在这个途中柳馨儿老师还出去了一次,等她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我刚好把卷子做完,给她检查了一遍。

  其实我成绩还不错,在班里属于中上游的水平,如果一直保持下去,考个一本院校肯定是没有多少问题的。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爸妈还是商量着让我在柳馨儿这补习,而我做梦都想不到,借宿第一晚,就撞见柳馨儿他们夫妻俩办事情,甚至在第二天早上还差点和柳馨儿发生亲密接触。

  要知道,柳馨儿可是是学校里公认的女神,那俏丽的外表和温婉的气质,满足了绝大多数男人对另一半的幻想,包括我,有无数次在被窝里幻想着柳馨儿那娇俏的倩影,度过那漫漫长夜。

  在检查完卷子后,柳馨儿还准备留我在这吃个午饭,但我知道这是她客套的说法,在婉言拒绝后,便离开了桃源小区,骑上自己的山地自行车,往秋姨家赶去。

  秋姨全名林伊秋,是我妈的发小,比我妈小一岁,据说俩人是穿同一个裤衩长大的,小时候也经常扮演女汉子,上树掏鸟蛋,下河洗澡,无所不做。

  当然,在时光流转之下,俩人的轨迹也渐渐发生了变化,虽说林伊秋小时候淘气的不行,但她脑瓜子挺聪明的,还算是考上了外地的大学。

  而我妈因为成绩不好的缘故,读完初中就去了南方的工厂打工,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我爸,甚至在双方父母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十七岁就生下了我。

  直到现在为止,我爸妈还是在南方的工厂里奋斗,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多努力,多赚钱,为自己儿子多攒一些老婆本,相对应的,我也要刻苦学习,用优异的成绩回报她们。

  大概过了十五分钟左右,我来到秋姨居住的学府花园,上楼刚打开门,我便被惊艳住了……此刻的秋姨,正倚靠在沙发边,套着一卷白筒丝袜,那条嫩白大长腿微微曲着,透着无限诱惑力,恰在这时,窗外有微风拂过,一缕午后阳光悄咪咪投射进来,照耀在秋姨那乌黑秀发上,泛着点点泽光,如同西方雅典娜女神那般明艳动人。

  这一瞬间,我竟然有些看痴了,虽然秋姨今年三十五岁了,但她皮肤保养的很好,看上去就像二十四五岁小姑娘似的,而且在无形间还有成熟女人的魅惑力。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直到现在为止,秋姨都没有意中人,甚至连恋爱都没有谈过,更别说去做一些更为深入的事情了。

  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宁缺毋滥,不遇到生命中真正的有缘人,她是不可能妥协在现实面前的,尽管她的年龄一年比一年增长,可她却依旧充满少女心。

  在经过短暂愣神后,我还是走了进去,在关门的同时说道:“秋姨,我回来了。

  ”“小浩,这么快就回来了?”转头看到我的时候,秋姨明显有些意外,同一时间,她快速套上那卷白丝袜,还用手指头弹了几下。

  当然,她并不是避嫌,毕竟同一个屋檐下住着,有些东西是不可避免的,而且相对来说,秋姨也不是一个特别保守的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也是她对我的一份信任。

  “嗯对,今天功课比较少,所以回来的早。

  ”说完这句话,我去饮水机边倒了一杯水,一咕噜灌下去后,明显感觉小腹空空的,如果有美食就再好不过了。

  “走吧小浩,我猜你现在一定挺饿的,秋姨带你去外头吃大餐,保管让你满意。

  ”似乎看出了我的意图,秋姨直接拉住我的手走到门口,换上高跟鞋后,立马带我下了楼。

  很快,我坐在了她那辆红色马自达的副驾驶上,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响起,我的耳边也响起了呼呼风声,在摇上车窗的同时我偷偷瞄了秋姨一眼,发现她嘴角微撇,眉眼间都带着笑意,似乎挺高兴的。

  “秋姨,我看你心情挺好的(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啊,是有什么好事吗?”摇好车窗后,我直了直身子问道。

  “当然。

  ”笑了笑,秋姨神神秘秘道,“如果秋姨告诉你,我待会就要去相亲了,你信不信?”“相亲?”一愣,我道,“那感情是带我去做电灯泡啊?”“当然不是啦,待会去了你就知道了。

  ”还是神神秘秘,秋姨嘴角笑意更浓了。

  “那行,我还挺期待的,到底是怎样一个男人,能入秋姨你的眼。

  ”虽然表面这么说着,但我心头还是莫名一疼,脑海稀里糊涂浮现秋姨和一个男人被占有的画面,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一切都是油然而生,情不自禁。

  当然,表面我还是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时不时的追问了几句。

  原来,秋姨口中所谓的相亲对象,是她的一个大学同学,名叫穆金森,据说是一个中美混血儿,那会和秋姨关系挺好的,甚至差点发展为那种超友谊的关系,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大四那一年,穆金森突然转学去了美国,成了一名留学生,一去就是十五年。

  而今天,是他时隔十五年,第一次踏上故土的日子,也不知道他从什么渠道得知了秋姨的联系方式,总之,在得知这个消息后,秋姨是兴奋的,甚至第一时间准备前往机场迎接。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我们来到机场,在候车区等了一会,就远远瞧见出口处走来一男一女两人,那男的顶着一头金色毛发,穿着蓝色西装,戴着金表,浑身散发着一种贵族气息。

  而他旁边那个女的顶着一头红色波浪卷,走路的时候胸前两股波澜颤动着,尽显玲珑曲线。

  根据秋姨的貌似,那个头顶金色毛发的男人就是穆森了,可他旁边的这个女的又是谁?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对男女有猫腻,就是看向彼此的眼神不对劲,可秋姨好像被相逢的喜悦冲昏了头脑,当即便迎了上去,同时说道:“金森,好久不见,这十五年你还好吧?”“好,好好好,我这十五年可好的很,再看看伊秋你,比之前更漂亮了,也更成熟了,真是充满了东方女人韵味啊,这借用你们中国的一句古语,士别三日,可真当刮目相待!”目光在秋姨身上上下打量着,穆金森用着充满美式口音的英文感叹道。

  “呵呵,金森,你可真会开玩笑,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句话可不适合用在我身上,再说咱们都相隔十五年了,仔细想想,时间过的还真快啊!”这时的秋姨,明显有些兴奋,语气都略微颤抖着。

  “来吧,咱们这么久不见,按照我们西方的礼仪,我还得给你行一个拥抱大礼呢!”说着,穆金森直接揽住秋姨的腰,拥抱了上去。

  美人在怀,简直亲密的不行。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酸酸的,莫名间升起了一丝别的思绪,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一拳头捣在这家伙身上,将他和秋姨分开。

  而且,我总感觉这家伙不怀好意,并没有表面上看着那么光鲜亮丽,指不定底下各种不干净的事情呢。

  “秋姨,我饿了。

  ”突然,我说道。

  “别急小浩,秋姨马上带你去吃好吃的。

  ”听到我的话,秋姨这才和金穆森分开,顺便介绍了我几句。

  “你好张浩,我叫金穆森,以后多多指教。

  ”在了解我的情况后,金穆森立马把手伸了出来,嘴角带着微笑,看上去还挺绅士的。

  “你好。

  ”虽然心里不爽,但表面我还是微笑着和金穆森握了握手,随后一行四人上了秋姨的马自达,中途,穆金森还介绍了一下他旁边的女伴。

  这个红色波浪卷叫露丝,是他在美国的同事,这次和他一起来中国发展,所以两人才乘坐了同一个航班。

  当然,穆金森表面是这样说,可实际上谁又知道呢?毕竟,直觉告诉我,这俩人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简单。

  所以,一路上我都在观察这俩人,看有没有什么猫腻,遗憾的是,穆金森一直在和秋姨叙旧,我一时间也看不出什么具体的东西。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秋姨来到市内的万达广场,带着我们进了一家米其林三星餐厅,其实那会我挺饿的,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在上菜后立马就狼吞虎咽了起来。

  较比我这边的急促,金穆森那边倒显得云淡风轻,还很有仪式感的在胸前系上了一条白色毛巾,包括他旁边的露丝,同样优雅的不行,甚至吃饭还不停换着叉子和汤勺之类的夹菜。

  而且,我能清晰的感觉到,露丝似乎挺看不起我的,眉眼间时不时露出一丝不屑,大概,在她眼里看来,我就是一个小孩子,一个乡巴佬,不值一提。

  倒是秋姨挺关心我的,时不时给我夹菜倒水,还嘱咐我慢点吃,也丝毫没有看不起我的意思。

  但她心里越是这样,我就越是难受,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她升起了一丝丝别样的情愫,特别是她的微笑,如同冬日里的暖阳,烙印在我心间,久久不能忘怀。

  就是这么一个美好的人儿,我根本不忍心她落入别人的怀里,特别是像金穆森这种男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色。

  就在我心里头忍不住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的眼光余光突然放在橱窗外的一道身影上,这是一个在我看来无比熟悉的人儿,戴着一个黑框眼镜,穿着一件黑白格子T恤衫,看上去也就三十来岁左右,一本正经的模样。

  但在他身边,却搂着一个穿着蓝色包臀短裙的妙龄女郎,露出两条嫩白大长腿,迈动途中吸引了周遭不少人的目光。

  如果换在平时,可能我还会多欣赏上片刻,但此刻的我,已经完全没有了那种心思,因为这个男的,是陈州,柳馨儿,我班主任老师的正牌老公,他竟然出轨了….虽然在我的印象中,陈州一直对我不太友好,甚至连我去柳馨儿家里补课,他都经常用那种冷冷的目光看我,亦或者说,他对我压根就不太感冒。

  但我做梦都想不到,他这种看上去挺正派的人,竟然会出轨,这不滑稽吗?莫名间,我有些同情起柳馨儿来了,她这么一个老实的女人,虽然长得很漂亮,在学校是公认的女神,哪怕是结婚了,平时身边也围绕了不少男人,毕竟,男人追求美女,这是一种天性,也是一种人性本能。

  但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关柳馨儿的绯闻,但陈州的,又是怎么回报她的?“小浩,你眼睛怎么一直往外头看呢,是有什么好东西吗?”就在我思绪渐渐纷飞的时候,秋姨突然扬起她嫩白的玉手,在我眼前晃动了几下。

  “没呢秋姨,我就看外头有个人长得和我以前一个朋友挺像的,多瞄了几眼。

  ”“呵呵,这世界上长得像的人挺多的,你还是别多看了,好好吃你的饭吧。

  ”微笑,秋姨又是给我夹了一块红烧肉,“来,你尝尝吧,米其林三星大厨的水平,,应该挺符合你的口味的,而且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得多吃一点,到时候养的白白胖胖的,等你妈回来了,还不得感谢我啊?”“秋姨,你可说笑了,你能让我一个乡下孩子借宿在你家读书,我就得好好感激你了。

  ”点点头,我由衷道。

  毕竟,除了秋姨外,在这个市区,我还有几个亲戚买了房住在这儿,刚开始的时候,我爸妈也是想把我安顿在亲戚家里,压根没有想到秋姨,再怎么说,她终究是一个外人,虽然和我妈关系好点,有发小这层关系,但这样平白无故的,也挺尴尬。

  可最后的结果,却是无奈的,其中苦楚自然不用言说。

  “臭小子,你说什么呢,就冲着我和你妈这层关系,就别说这种话,再说了,你也挺乖的,是个好孩子,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

  ”白了我一眼,秋姨啐道,“以后不要提这个事情了,你秋姨也不爱听。

  ”“好,听你的秋姨。

  ”面色微红,我也感觉有些尴尬,也不知道为什么,情感突然就上来了,还当着金穆森和露丝的面儿,这样多不好意思啊。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b.aspx?7025.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b.aspx?892.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b.aspx?3490.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b.aspx?196.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b.aspx?2883.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b.aspx?798.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b.aspx?4563.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b.aspx?57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