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線上 av,新手必看

“嘿嘿嘿……就是看你工作太辛苦了,特意给你送咖啡过来……”韩鹏一边献殷勤,一边有意试探道,“里面那小子究竟犯什么事了?”韩如冰自然不会告诉韩鹏事情的真相,毕竟这关乎到她的脸面。

  她并没有接过段鹏手中的咖啡,而是轻描淡写地说道:“没什么,妨碍公务而已……”段鹏知道韩如冰并没有说实话,然而他也没有说破,而是继续试探道:“那你打算怎么处置那小子?”韩如冰无奈地摇了摇头:“还能怎么办?老规矩,让他在审讯室呆一晚上,好好反省反省,天一亮就放了。

  ”段鹏转了转眼珠,突然心生一计,透过窗户望了望审讯室里的欧阳羽,皱着眉头装模作样地说道:“我看这小子似乎有点眼熟啊?好像是我们刑警队正在追捕的一个逃犯。

  ”“哦?你确定?”韩如冰诧异地问道。

  段鹏笃定地点了点头:“没错,八成就是这小子!冰冰,你也辛苦一天了,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这小子交给我们刑警队处置就好了。

  ”“那好吧,人交给你了,我回去了。

  ”韩如冰巴不得躲段鹏远点呢,说完这句话后,便转身离开了。

  少顷,段鹏带着一个名叫潘杰的年轻男警官,迈步走进了审讯室。

  欧阳羽正坐在椅子上百无聊赖地望着天花板,见两个男警官进来了,忍不住开口问道:“二位警官,我可以走了吗?”“想走?没那么容易!”段鹏一边说,一边对身边的潘杰递了个眼色。

  潘杰立即心领神会,摘下了警帽,扣在了监控探头上面。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欧阳羽不明就里地问道?“什么意思?哼!”段鹏沉下脸,从腰间抽出警棍,冷笑道,“臭小子,你胆子不小啊,竟然连我的女人也敢欺负?老子过来帮你舒活舒活筋骨!”说罢,段鹏手中的警棍,狠狠地砸到了欧阳羽的头上。

  尽管欧阳羽受过特殊训练,抗击打能力要远远高于常人,但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挨了一警棍,他还是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然而欧阳羽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出声来:“呵呵呵……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韩警官根本没拿正眼看过你吧?上赶着拿自己的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亏你还是个男人!”“臭小子!你活腻了吧!”段鹏再次举起警棍,劈头盖脸朝欧阳羽的头上、身上砸去!这时候,潘杰在一旁担忧地制止道:“鹏哥,别打了,再打下去该出事了……”段鹏这才悻悻收手,气喘吁吁地说道:“把这小子送到第二监狱去,和那些重刑犯关到一起!”“这……鹏哥,这么做恐怕不合适吧?再说这也不符合规定啊?”潘杰不由得面露难色。

  段鹏沉着脸说道:“有什么不合适的?难道你不知道我爸是谁吗?你要是还想继续穿着这身警服,最好按我说的去做!”面对段鹏的威胁,潘杰没有办法,只好将欧阳羽押上警车,带他前往尚海市第二监狱。

  欧阳羽从小在尚海市长大,自然听说过第二监狱。

  尚海市一共有两所监狱,第一监狱关押的都是普通罪犯,第二监狱关押的都是重刑犯和死刑犯!警车停在了第二监狱门口,潘杰摇下车窗,与监狱门口站岗的狱警交流了几句。

  随后他又摇上了车窗,回过头一脸歉疚地看着欧阳羽:“兄弟,对不起了,我也是被逼无奈,希望你不要记恨我……”听到潘杰的话,欧阳羽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任何的表示。

  其实他心里很明白,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个叫段鹏的家伙在搞鬼!而这个潘杰,只不过是被裹挟而已。

  少顷,监狱大门打开了,两名狱警从里面走了出来,将欧阳羽押送进了监狱。

  从始至终,欧阳羽一直保持着沉默,他甚至没有趁机向狱警控诉。

  欧阳羽很清楚,既然段鹏那个家伙敢私自将自己送到第二监狱,就说明他早已经安排打点好了一切。

  自己横竖躲不过这一关了,何必还要多费口舌呢?辗转,两名狱警带着欧阳羽来到了一间羁押室,将他铐在了椅子上。

  没过多久,就见一个领导模样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中年男人眯着眼,上下打量着欧阳羽:“你就是欧阳羽?”欧阳羽点点头,与此同时也在打量着对方。

  中年男子个头不高,身材较胖,虽然脸上一片温和之色,但目光中却流露出几分狡诈的精光,看样子是一个阴险十足的家伙!中年男子坐在了欧阳羽的对面,不紧不慢地说道:“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张,是第二监狱的监狱长。

  欧阳先生,真是不好意思,让你在这里委屈几天。

  欧阳羽不由得冷笑一声:“呵呵,能得到监狱长的亲自‘接见’,看来我欧阳羽面子还不小呢!”张狱长没有理会欧阳羽的冷嘲热讽,继续说道:“我不知道你究竟得罪了什么人,我也不想知道。

  我只希望你是一个聪明人,知道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

  ”欧阳羽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就算我再聪明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被小人给算计了?反正你们早已经串通好了,就算我申冤也是无用,又何必在这里浪费口舌呢?”张狱长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你果然是一个聪明人,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好了,将他收监吧。

  ”“是!”两名狱警立即押着欧阳羽,缓缓朝牢房区的方向走去,最终将他带到一扇冰冷的铁门前。

  其中一名狱警一边解开欧阳羽手上的手铐,一边厉声喝道:“欧阳羽,从今天开始,你被收押在13号牢房,要和你的狱友和睦相处,不许打架斗殴,记住了吗?”欧阳羽并不理睬狱警的话,一边揉着手腕,一边大步走进了牢房。

  由于牢房内的光线很是昏暗,欧阳羽的眼睛适应了一阵,才看清原来牢房内一共有七个男人,每一个都是身高体壮、五大三粗的,全都虎视眈眈地瞪着自己,仿佛窥视着猎物一般。

  从他们凶狠的眼神和跋扈的神色来看,每一个都是亡命之徒啊!尤其是中间那个胳膊上有纹身的家伙,从他身上流露出一股暴戾之气,看样子绝对是个杀人犯,而且不只杀了一个人!欧阳羽不由得暗中倒吸了一口凉气,心说那个叫段鹏的家伙还真是卑鄙,这是要整死老子啊!不过欧阳羽并没有理会他们,自顾自地坐到了一张空床铺上面。

  这时候,其余六人纷纷看向纹身男,其中一个光头说道:“华哥,这小子似乎不太懂规矩啊?”纹身男迈步来到欧阳羽面前:“小子,第一次进来吧?不知道来这里要‘办手续’么?哥几个你们说对不对?”“对!”众人一边附和,一边纷纷凑了上来,很快便将欧阳羽围在了中间。

  纹身男摆摆手道:“先别着急动手,这小子是个雏儿,咱们要慢慢‘享受’!先让他面壁思过,醒醒脑子!”光头立即推了欧阳羽一把:“臭小子,说你呢!听见没有?去!赶紧到墙角面壁去!我来给你做个示范,看好了啊!”说罢,就见光头弯下腰去,脑袋顶着墙,双臂向后高高扬起,活脱脱像是一只秃尾巴鹌鹑。

  看到光头摆出的姿势,众人再次纷纷笑出声来。

  这样的经历,他们每个人刚刚进来的时候都遭遇过,可以说是监狱里的“传统”了。

  光头直起身,对欧阳羽喝道:“姿势要标准,弯腰必须呈九十度角,手臂必须要伸直,这是规矩!先面壁思过二十分钟,一会还有其他‘手续’,等所有‘手续’都办完了,你小子就算是过关了。

  ”欧阳羽没有理会光头,而是对纹身男说道:“华哥是吧?看样子你应该就是这个牢房的老大吧?”纹身男得意地点了点头:“没错,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大名周庆华。

  ”旁边的光头赶忙附和道:“想当年,华哥在道上可是赫赫有名啊!你小子要是早生几年的话,应该听过华哥这么一号。

  ”欧阳羽并不知道周庆华到底是什么来头,也丝毫不感兴趣。

  他唯一关心的是,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

  看着面前比自己高半头的周庆华,欧阳羽不卑不亢地说道:“华哥,咱们萍水相逢,我并不愿与你和你的兄弟们为仇作对。

  虽然这是我第一次进监狱,但我知道,规矩就是规矩,任谁也不能例外,何况当年武松还差点挨了一百杀威棒呢,不是吗?”周庆华满意地点了点头:“看来你小子还算上道,既然如此,哥几个可就对不住了!”欧阳羽继续说道:“不过你们记住,这样的事情只能发生一次,如果你们敢第二次对老子动手,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说罢,欧阳羽身体一蹲,整个人蜷缩在墙角,护住自己全身的要害。

  周庆华拿起一床被子,缓缓走了过来,将被子蒙在了欧阳羽的身上,继而大手一挥。

  其余人纷纷一拥而上,对欧阳羽好一阵拳打脚踢!不知道打了多久,周庆华摆摆手道:“好了好了,别打了。

  ”众人这才纷纷停手。

  欧阳羽慢慢掀开身上的被子,从地上站了起来,看似全然没事。

  要知道,欧阳羽的抗击打能力远远高于常人,这顿拳脚对于他来说,无异于挠痒痒一般。

  欧阳羽掸了掸身上的土,冷哼道:“哼!还别说,你们这些家伙打人可是真够专业的,专打身子不打脸,是怕被狱警看出来吧?”周庆华一脸得意地看着欧阳羽:“怎么样臭小子,服了吗?”欧阳羽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打了就打了,问这些有意思么?还有别的‘手续’吗?咱们继续……”听到欧阳羽的这番话,周庆华不由得冒出了一身冷汗!周庆华瞠目结舌地看着面前的欧阳羽,心说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挨了一顿毒打,竟然看上去丝毫没有任何事情?看得出,这小子非同小可啊!周庆华心中不由得暗暗庆幸,庆幸刚才并没有故意刁难欧阳羽。

  心说真要是把这小子惹急了,哥几个加起来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啊!沉吟片刻之后,周庆华走上前,轻轻拍了拍欧阳羽的肩膀,满脸堆笑地说道:“小兄弟,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这是咱们这里的规矩,谁都逃不掉。

  不过……看你小子是条硬汉,其他的‘手续’就免了吧。

  ”“好吧。

  ”欧阳羽也不多废话,缓缓走回到自己的床铺。

  虽然挨了一顿毒打,但欧阳羽丝毫没有生气。

  一来,那些人的拳脚根本伤不到他,二来,他也不想再惹出事端、节外生枝。

  这时候,周庆华再次凑了过来,态度也变得和蔼了许多:“小兄弟,犯了什么事进来的?”欧阳羽轻描淡写地说道:“本来和朋友一起在酒吧喝酒,被当作毒贩子抓了起来,然后就送到这里来了。

  ”然而正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第二监狱关押的都是重刑犯,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比一般人更加具备法律意识。

  像欧阳羽这样,既没有犯法也没有经过审讯,便直接押送到这里,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得罪人了。

  周庆华担忧地拍了拍欧阳羽的肩膀:“小兄弟,看样子你似乎是得罪了什么人啊?”欧阳羽满不在乎地说道:“无所谓,既然来了,就在这好好休养几天,权当是度假了。

  ”听到欧阳羽的这番话,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心说这家伙难道是个疯子吗?竟然把在重刑犯监狱服刑当作是度假?这时候,欧阳羽突然想起一件事,问周庆华道:“华哥,我刚刚回到尚海市,很多事情都不了解,我想和你打听个事情。

  ”“哦?什么事情?”周庆华诧异地问道。

  “最近尚海市是不是正在扫毒啊?”欧阳羽之所以问出这样的问题,是有原因的。

  因为他觉得,即便被人举报吸毒,警方也不可能不经过调查就冒然出警,而且还是缉毒大队的队长亲自带队。

  别看周庆华他们在监狱服刑,但他们并没有完全与外面的世界隔绝。

  要知道,在这所第二监狱里关押着很多尚海市(完美暗恋)道上叱咤风云的人物,虽然他们人在监狱里服刑,但是道上的一举一动,他们甚至比警方还要了解。

  周庆华犹豫了一下,对欧阳羽说道:“小兄弟,实不相瞒,最近尚海市的确正在扫毒,好多毒贩子都被抓起来了。

  ”“哦?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尚海市的毒品太猖獗了吗?”欧阳羽再次问道。

  周庆华压低声音说道:“这个小兄弟你就有所不知了。

  原本尚海市的地下毒品交易十分有序,盘踞本市的几个大毒枭,联合控制着地下毒品交易每一天的出货量,避免触及警方的底线……然而就在前不久,本市最大的大毒枭肖振东被仇家暗杀,从那之后,尚海市地下毒品交易便陷入了混乱无序的状态,一些以前从来没有从事过毒品买卖的大佬,也纷纷染指毒品交易,互相争夺货源、打压对手的事情时有发生,甚至还发生很多黑吃黑的事情,总而言之,现如今道上已经彻底乱成一锅粥了,唉……”说到最后,周庆华忍不住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其他人的脸上,也都露出了失落之色。

  欧阳羽很理解他们,虽然他们人在监狱服刑,但是监狱外面还有他们的亲人,他们的兄弟。

  不过欧阳羽毕竟与他们并不是很熟,多说无益,索性翻身躺倒,沉沉睡去了。

  …………第二天,韩如冰早早便赶到了警局。

  经过一夜,韩如冰的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她觉得,虽然欧阳羽十分可恶,但自己假公济私,把他关起来,似乎也有些过分了。

  所以韩如冰赶到警局的第一件事,就是想把欧阳羽放了。

  可是当她赶到审讯室的时候,却不见欧阳羽的踪影。

  韩如冰觉得有些蹊跷,赶忙来到了刑警队的办公室。

  此时段鹏还没有来上班,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潘杰一个人在。

  见韩如冰来了,潘杰不免有些紧张,赶忙起身行礼:“韩队长,早上好!”韩如冰懒得和他客套,直接问道:“小潘我问你,昨天晚上我抓来的那小子呢?”潘杰支支吾吾地说道:“送到……送到第二监狱去了……”“什么?!”韩如冰一听就恼了,“你们凭什么这么做?人是老娘抓来的,你们怎么说关就关起来了?这未免不符合规定吧?”潘杰慌张地摆摆手道:“不……不关我的事啊!是……是段鹏的意思……”“段鹏?他凭什么随便把人送到监狱去?而且还是第二监狱?你们知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那可是重刑犯监狱啊!在那种地方呆一晚上,就算不死也得扒层皮啊!”韩如冰顿时恼了,她的内心深处,对欧阳羽的安危很是担忧。

  潘杰不是一个善于撒谎的人,再加上他对段鹏的做法也颇有不满,于是便对韩如冰道出了实情。

  听完潘杰的叙述,韩如冰更加怒不可遏,当即掏出手机,拨通了段鹏的号码。

  “段鹏,你什么意思?随随便便把人送到第二监狱去,你这是在违法乱纪知道吗?”电话接通后,韩如冰歇斯底里地骂道。

  段鹏刚刚起床,正在赶来警局的路上。

  原本他以为,韩如冰一定会对他心怀感激,没曾想却是劈头盖脸地挨了一顿骂。

  “冰冰,你……你千万别误会,我只是觉得你被那小子欺负了,想替你出口气而已……”段鹏解释道。

  听到段鹏的话,韩如冰顿时回想起昨晚在酒吧包间里的情形,不由得小脸一红:“谁……谁说那小子欺负老娘了?”“是……是你的手下告诉我的,他说昨晚你执法的时候,那臭小子摸了你的……”

我说着玩的,每次基本都是我最先到张萝有些不满这次倒是被你抢先了。

  重生后成了皇叔的掌心宠不过关于这件事情我也是大致了解了,现在就由本人来解说一下:说完把工作证掏出来给在场众人查看。

  随后,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然后起床洗漱,由于肚子饿不适,所以免去了早餐环节。

  雍正景娴h记得同意了请把那种无线透支的黑卡给我一张,谢谢。

  唐磊看着慕柒,一副你什么都不懂的样子。

  还不是你,要不是你一脚把他踹下去,他会不进来吗?柳涛觉得佩琪的态度有点冷,唔,今天早上打电话没?重生后成了皇叔的掌心宠尹,为什么你不想让我跟周漾接触啊。

  这么多?这些鬼谷道人真是可恶!羽衣的香味,在雨露之中变得更加清晰,于是我喃喃地喊出了那个名字:零。

  什么?谁?谁谈恋爱了?四大天王听见我们的聊天开始了八卦模式,开始追问,最后还是小曦出面才让他们闭嘴。

  重生后成了皇叔的掌心宠他刚刚还担心姐姐融入不到新的班级,看现在的情况估计是他多虑了。

  吃完饭的时候,沈珍珠把自己想要考研究生的想法告诉了向珊。

  母亲?对于赵母来说,她的丈夫就是她世界的中心,一直围绕着赵父打转。

  似乎没有想到会如此直率,她立刻红了脸。

  ..都已经同居快三年了,这话我怎么可能相信呢~她说(大炕上性经历)着用手肘碰了碰我的后背,你们两个肯定已经彼此了~解~过了吧?「笨蛋!又放水!」她气的鼓起了嘴巴老子在背离骚啊~~!!你特么这样解释?给老子向屈原道歉啊~~!!如果我说我拍到了你的照片了呢?雍正景娴h省得再后悔一次,你已经辜负了一个,别再辜负另一个了。

  一开始的两次都是夏语掏钱,但艾瑞拉和安娜觉得挺不好意思的,人家不但要做饭给自己吃,还要掏钱给自己买。

  重生后成了皇叔的掌心宠有的人看不下去,就把他拦了下来。

  这正是二次元的趣味所在——无边无际的想象力。

  呵呵,没想到,弟弟既然这么厉害,姐姐看着都疼呢,站在一旁看热闹的海琴烟双手抱胸的笑道。

  咸鱼申感觉自己都快进入浅睡眠状态,突如其来的状况搞得有些懵逼,这又是怎么了,心里不由泛起低估。

  这些真是一个高中生看的吗?估计就是吃错药了吧。

  谢谢惠顾啊。

  只是,这小子要找寒如雪说什么事情呢?你骗人,根本就没有服务员!

就这样,罗坚不断往返的推拿着,每次触碰到都会让林静的心吊一下。

  她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正常的按摩手段,也不好发表意见,便忍着自己内心逐渐燃起的火焰,闭上了眼睛。

  很快,她的脸上一片泛红。

  见时机差不多了,罗坚将手推了上去,分开了林静的腿,将手伸向了大腿之间。

  一股强烈的感觉冲上了林静的头顶。

  她立刻夹紧双腿,但此时罗坚的手已经伸了进去。

  他按压着林静的大腿内侧,并不断地安慰着她:“别害怕,可能会有点敏感,一会儿你就会觉得舒服了。

  ”林静发现自己没法抵抗。

  因为刚才的按摩,她感到全身没有什么力气。

  就这样,她扭动着身体,感觉变得越来越强烈。

  看准时机,罗坚将手向上一按,手上居然有了一丝湿润的感觉!“师傅,你别这样,小力就快回来了……”林静声音颤抖着,而罗坚并没有理会。

  他一只手按住了林静的腰部,另一手将她的裤子拉了下来。

  感到下身一阵清凉,林静慌了。

  罗坚故意抹了一下她大腿内侧的液体,并放在鼻子前闻了一下。

  “这味道有些不对啊,你的内分泌有些失调吧,我来给你调理一下。

  ”说着,他再次把手伸了过去。

  原来师傅是在给自己调理身体,看样子师傅还是一个专家,倒是自己想多了,林静自己安慰着自己。

  只是紧接着一声闷哼,林静身子一软,放弃了抵抗。

  罗坚动作不再拘束,变得越来越大胆。

  “小静,你知道么,女人不能憋着,一定要懂得合理的释放,否则会憋出病的。

  ”在语言和身体的双重刺激下,林静身体紧绷,到达了顶点。

  她身体瘫软在了沙发上,大口的喘着气。

  这时,罗坚停下了动作,将林静的裤子穿了上去。

  “今天的按摩就到这里吧,如果还需要的话随时可以找我。

  ”罗坚微笑着,站起身。

  林静突然感到心中一阵空虚。

  这就结束了?她心中冒出了这样的疑问。

  换做之前,罗坚一定会继续下去。

  而现在他突然停下,没有任何的征兆,林静感到一阵心痒。

  她整理了一下衣服,坐在沙发上,一脸的意犹未尽。

  罗坚也看到了林静的反应,心中暗自窃喜。

  有时候女人就是需要吊一下胃口,这样她们才会主动来找自己。

  不一会儿,罗力回来了。

  他似乎觉得今天林静的气色特别的好,扑闪的眼睛充满了妩媚。

  “今天怎么了,心情这么好?”罗力看出了异样,便这么问道。

  林静回头看了罗力一眼,表情显得有些扭捏。

  “师傅今天帮我按摩了一下。

  ”“哦,原来是这样,师傅他的手艺是不是很棒。

  ”听到有关师傅的手艺,罗力立刻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开始侃侃而谈。

  他对罗坚的崇拜和尊敬溢于言表。

  “就是这样,所以血液循环变的更通畅了,所以你的面色才会显得这么红润。

  ”罗力说着,完全把刚才自己感觉到的违和感抛到了脑后。

  罗坚听着罗力的话,不由得在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竟然可以扯到这么远,还把一切都圆了回来。

  林静附和着笑了笑,但掩饰不住她满脸的尴尬。

  吃好了晚饭,林静扶着罗坚进了房间。

  罗坚知道,今天晚上夫妻两个肯定还会激战一番。

  看罗力回来看林静的眼神,罗坚就知道了。

  他还是很了解自己的徒弟的。

  就这样,不知道在床上躺了多久,罗坚有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他感到自己的手臂被人摇动着,睁开了眼睛。

  他用余光瞟了过去,发现此时的林静正站在自己的床边,一脸害羞的看着自己。

  竟然有这样的好事。

  罗坚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慢慢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谁啊,小力么?”“不是,是我,小静。

  ”林静轻轻地说道,身体不自然的扭动了两下。

  她似乎是不知道如何开口,犹豫着。

  罗坚知道,晚饭前的按摩起作用了。

  “怎么了?睡不着么?”罗坚并没有立刻点明,想让林静亲口说出来。

  林静抿着嘴,双手放在身下不停地搓着。

  她刚刚和罗力完了事,但和以前一样,只有那么几分钟。

  而罗力完事后倒头就睡了,根本没有顾虑到自己的感受。

  她想起了在沙发上被罗坚按摩的场景,不禁心动了起来。

  如果还能有那样的感觉的话,即使被罗坚沾点便宜自己也认了。

  想到这,她慢慢的开口说道:“师傅,再帮我做一次按摩吧。

  ”“哦,原来是这样,来来来,一定憋坏了吧。

  ”罗坚暗笑着,腾出了一个位置。

  林静束手束脚的爬上了床,然后趴在了还残留着罗坚气味的被子上。

  她不禁嗅了一口,那种味道让自己有些欲罢不能。

  “放轻松,下午你指的地方还酸痛吗?”“嗯,还有点。

  ”林静不好意思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便顺着罗坚的话接了下去。

  罗坚也没有着急,慢慢的从肩膀处开始按起。

  按了一会儿之后,罗坚深吸了一口气。

  “怎么了,师傅。

  ”“也没什么,这样按下去效果不是很明显,要不你把衣服脱了吧,我没别的意思,这样直接接触皮肤效果会好很多。

  ”林静听到这话,愣了一下。

  不过她没有过多的抗拒,坐起身子。

  由于房间的窗帘没有拉上,月光透了进来,照在了林静的身上。

  罗坚看着她一点点的把衣服拉了上去,最后将被衣服卷走的头发放了下来,甩了甩头。

  这一整套动作极具诱惑性,配合着月光映出的完美身形,罗坚感觉自己的呼吸开始变得紊乱起来。

  林静慢慢爬下,在月光下那白皙洁净的背部完全的呈现出来。

  罗坚慢慢将手指触碰上去,那种丝滑的感觉无法言喻。

  他不禁回想,以前自己怎么没有发觉林静还有这么惹人怜爱的一面呢。

  想着,他将整个手掌按了上去。

  林静感受到背部一阵温暖,罗坚布满老茧的手掌有些粗糙,在她滑嫩的皮肤上慢慢划动,那种无法表达的快感从身体传到了她的头顶。

  她身体微微颤抖,呼吸慢慢变得急促。

  再这样昏暗的环境下,感觉的堆积更加迅速了。

  罗坚微笑着,稍稍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他没想到只是这样按摩背部,林静就感受到了这样的快感。

  看来这个女人被自己调教的越来越敏感了。

  想到这,罗坚将手慢慢的向下移去,在移到臀部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这里真是不错,一定能怀个健康的宝宝。

  ”“师傅您别开玩笑了。

  ”看到林静欲拒还迎的样子,罗坚轻轻的揉捏了两下,然后拉住了裤子的松紧带。

  “要开始咯。

  ”林静捂着脸,点了点头。

  罗坚顺利的脱下了林静的睡裤。

  在月光的照耀下,那半圆的形状没有一丝凹陷,十分的饱满。

  这是多么的完美!罗坚仔细的欣赏着,林静感受到了一股灼热的视线,不禁回过头。

  她发现此时罗坚的瞳孔正朝着自己下方的方向,就像是能够看见一样。

  她不禁打了个冷颤。

  难道师傅眼睛看不见全是装的么?罗坚的余光发现了林静的视线,他立刻抬起头,用以前的经验装出了一副镇定的样子。

  但这并没能完全打消林静的怀疑。

  “准备好了么?”“嗯……”罗坚故意摸了摸林静大腿旁边的被子,然后将手慢慢移到了他的大腿(少妇做爱小说)上。

  他想用这个动作打消林静的疑虑。

  再向下瞟去,林静此时已经将头埋了回去。

  罗坚松了一口气,心想着用自己娴熟的手法让林静忘记这件事。

  他开始从小腿按起,用宽大的手掌一点点的向上移动。

  即使是腿部,林静的皮肤依然非常细腻。

  罗坚摸得有些忘情,此时林静已经开始微微喘息起来。

  手掌越是接近大腿,她的喘息声越是激烈。

  罗坚不禁想起了以前做按摩的时候。

  为了能够激起那些年轻女人的感觉,他特地自学了许多关于女人穴位和构造的知识。

  对他来说,想要挑逗一个女人,就和吃饭一样轻松。

  他开始在大腿内侧来回游荡,时而轻轻按压,时而用一些力揉捏。

  一段时间后,他开始有意无意的触碰大腿上方的部位。

  每一次触碰都会让林静发出声音。

  她也不再压抑自己的声音,而是跟随自己的本能,随着罗坚的动作越来越激烈,她感觉自己的声音越来越大了。

  看时机差不多了,罗坚将整个身体都压在了林静的身上,并用左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接下来可能会有些疼痛,所以我得捂住你的嘴巴,防止你因为太疼叫出声来。

  ”说完,不等林静回答,罗坚开始加大力度按了起来。

  感到一阵强烈的刺激,林静仰着头,因为被按住了嘴巴,不断的发出了“唔唔”的声音。

  一阵按摩之后,林静有些虚脱的趴在了床上。

  看着那瘫软的身体的轮廓,罗坚也停了下来。

  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林静的脸庞。

  “按摩做完了,你看师傅我也变成这个样子了。

  ”林静微微睁开眼睛,被出现在眼前的东西吓了一大跳。

  无论看几次,她还是觉得罗坚太厉害了。

  不过这一次,她有了心理准备。

  她深吸了一口气,不顾自己起伏的身体,将头凑了过去。

  这时,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林静回头看了一下,立刻起身将手机拿了过来。

  罗坚一下子不乐意了。

  老子已经到这份上了,又要被一通电话打断。

  他扣下了林静的手臂,手机铃声继续响着。

  “不要接。

  ”“是我妈的电话。

  ”林静说着,罗坚只能把手放了下来。

  此时,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动作有了怎样的违和感。

  林静看了罗坚一眼,然后接起了电话。

  “喂,妈,嗯,马上睡了,你说什么?”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c.aspx?7135.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c.aspx?3794.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c.aspx?6699.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c.aspx?7525.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c.aspx?4309.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c.aspx?5532.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c.aspx?4383.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c.aspx?3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