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jav101,新手必看

“在这里不方便,去我家好不好?”女人的声音在祝少杰耳边响起,呵气如兰,祝少杰只觉得再次昂首挺立,情不自禁地向女人点头示意。

  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

  这是祝少杰刚刚涉足医道就把这个奉为真理,否则也不会在这香艳刺激的寡妇村里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可是今晚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克制不住自己。

  女人的手指轻轻挑起祝少杰的下巴,娇滴滴道:“跟我来!”祝少杰忍不住迈步跟着她往前走,香气萦绕在他的周遭,闻起来就有一种让人迷醉的感觉,可是祝少杰总觉得这香气之中还有一丝臭味。

  月光之下风姿绰绰的身形就如同狐妖一样,祝少杰就跟在后面,口水都差点没流出来。

  而女人竟然把他带到了村西头。

  村子原本是文革时候用来关押牛鬼蛇神的牛棚,不过后来被废弃了,那里还有一口古井,平日里没有人去那里,附近也没有几家住户,住着几家老头老太太。

  祝少杰之前来过这里,给老头老太们检查过身体,所以虽然是不常来这里,可是他还是记住了这个村里最荒凉的地方。

  “你们家到底在哪里,怎么这么久还没有到?”祝少杰忍不住问。

  听到这句话,女人嫣然一笑回过头:“死鬼,怎么这么性急,我家里没有水了,你给我打桶水来我洗洗澡好不好?”听到这句话,祝少杰点点头,现在他有一种混沌的感觉,自己似乎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

  他走到井前面,井上压着一张青石板。

  这块青石板厚度足足有将近一尺,重量也得有四五百斤,可是祝少杰毕竟是年富力强,蹲在那里,双膀用力,竟然直接就把青石板掀了下去。

  这里还有摇水的辘轳,只需要把这个打水的桶放进去,然后就可以打水上来,本来他记得这里的水似乎是已经枯竭了,可是今天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

  辘轳放进去以后,可以看到水桶打出来的一阵涟漪,里面还有鱼正在游弋。

  祝少杰看到这鱼,心生好奇,原来都说这古井有鱼,为了防止有人投毒,可是从来未曾见过,而这一次可是真正的看到了。

  他趴在井沿往下看,这时候他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你怎么还趴在井边了啊?”是那个女人的声音,祝少杰起身就想要解释,可是就在这时候,她突然感觉自己的胸口一阵灼烫,就在这时候,他的肩膀上搭上一个脑袋来,祝少杰看了一下井底,竟然顺着水面看到自己的肩头趴着一个脸部腐烂的女人!因为之前爆发山洪,这里水位比较高,而且今晚夜光明亮,看的非常清楚,自己肩头搭着一个女人的脑袋,此时还探着脑袋看着自己,眼眶里还有一只蛆虫进进出出……看到这一幕,祝少杰差点没有吐出来。

  “怎么了,走吧,咱们回房间吧。

  ”女人说着,站起身拉起祝少杰,在起来之后,祝少杰看到女人的脸重新变回原样,千娇百媚,脸上带着不自然的红晕。

  祝少杰那被迷惑的心顿然清醒了很多。

  “那个,我突然想起卫生所的门还没有关,你等我去把门关了我就回来。

  ”听到这句话,女人脸色骤变,紧接着一把抓住祝少杰的肩膀,然后直接亲吻上去,嘴唇带着蠕动的感觉,腐臭的味道直冲鼻子,祝少杰当即差点没有吐出来。

  勉强把女人推出去,就看到女人的脸已经腐烂,因为自己刚才的动作太过巨大,导致女人的一只眼球从自己的眼眶里滑落出来。

  而女人的嘴唇因为腐烂已经肿胀成半透明,里面隐约还有蛆虫正在蠕动。

  看到这一幕,祝少杰是真的没忍住,靠在井沿吐了出来。

  井沿并不是太高,也就是到他的大腿位置,他这么一退,一下子坐在井沿上,这时候,这女人突然冲过来,伸出枯瘦的手直接掐住祝少杰的脖子,就要把祝少杰往井里推。

  祝少杰一只手扶着井沿,另一只手只觉得自己的胸口灼痛异常,他伸出手扯开衣领,衣服这么一扯,那个装着鬼医十三针的盒子啪嗒一声掉在外面,盒子竟然就被摔开了。

  里面的钢针刚刚见到月光,顿时折射出一阵刺眼光晕骤然打在女人的身上,女人惨叫一声直接飞了出去,而祝少杰也从井沿上滑落下来,眼前一黑,昏迷过去。

  第二天早晨的时候,等到祝少杰醒来,发现自己就在自己的房间里,鬼医十三针还在自己的枕头下面,而屋里屋外,丝毫没有行走过得痕迹。

  “昨天可能只是一场梦!”祝少杰说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可却没有想到刚起来就感觉脖子一阵酸痛,就好像是整条脖子都要被扭断了一样。

  他下床拿起镜子看了一下自己的脖子,这才发现脖子上面赫然有两个紫黑色的掌印。

  难道昨晚的事是真的?深深叹了口气,他拿起手里查了一下这种情况,结果网上最权威的结果就是离魂,魂魄离开身体,没有人正常的判断能力,却有趋吉避凶的本能。

  就在他还在考虑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少杰哥,你醒了吗,我来上班了。

  ”祝少杰应了一声,在自己房间的衣柜里拿出一条围脖系在脖子上,然后走过去打开门。

  今天袁小玉来的特别早,祝少杰把她迎进来,然后开口问道:“怎么来的这么早,这可不是你的日常作息规律吧!”袁小玉点点头:“少杰哥,我昨天晚上回去问过我妈,问出了一些了不得的事。

  ”听到这句话,祝少杰微微皱起眉头,拉出一张椅子,也顾不得洗漱,对她道:“你先说说,有什么样的发现。

  ”袁小玉坐在那里清了清嗓子:“我妈说,我们村里的男人只要出去结婚,以后永远都不回来,可以活的好好的,一点阻碍都没有,可是如果就在村子里结婚,那么不出意外第二天就会暴毙而亡,我爸妈那时候在外面生下我和我哥,一点问题都没有,可是等到他们两个重新回到村子里,我爸只活了三天,就和其他村民一样的结果了。

  ”听到这里,祝少杰点点头,合着诅咒不是在个人身上,而是存在于这个山村里,脱离山村,就可以脱离诅咒的范畴。

  祝少杰摇摇头,没有继续考虑这些烧脑的问题,既然是出现在山村里的诅咒,那问题就是出现于这个山村里,可是这寡妇村,水不浅啊。

  下午的时候,卫生所才来了今天第一个病人,是村里的王明秋,开超市的一个寡妇,据说也是外村的人,嫁到这里来的。

  只可惜不过二十五六岁就做了寡妇,让祝少杰也忍不住叹惋。

  “原来你在啊祝医生,我前两天就想要来找你,不过一直没有空出时间,还是今天才有时间过来。

  ”“原来是王姐,你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祝少杰看着身材像小辣椒,穿着惹人眼球的王明秋,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开口问道。

  看到祝少杰这个模样,王明秋捂嘴轻笑:“在这里说话不太方便,还有小姑娘在这里呢。

  ”祝少杰点点头,把她带进房间里,王明秋坐在诊断台上,开口道:“祝医生,我已经好几个月没来那个了。

  ”听到这句话,把祝少杰听蒙了,祝少杰皱着眉头开口道:“王姐,你说什么好长时间没来了?”“哎呀,就是那个,那个大姨妈啊!”王明秋说到这里,脸羞得通红,开口道。

  祝少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那可能是宫寒,我需要针灸。

  ”“针灸啊,那是不是还需要几个疗程才行啊,我那个超市平常走不开人,你看看能不能给我开点药,要不我先吃点药试试!”祝少杰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放心吧王姐,就算是针灸也就是一次就可以了,你等我去取针,你把衣服脱了,躺在这里等我。

  ”祝少杰说着,转身就要走,王明秋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还要,还要脱衣服啊,那需要针灸哪里啊!”“宫寒,自然是针灸会阴除去寒毒啊,医者父母心,我在我这里就只是病人,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吗?”虽然王明秋不太好意思,可是毕竟是一个寡妇,总也不来月事,好说不好听,更何况她还和婆婆住在一起,平日里根本不方便。

  她抿着嘴唇,慢吞吞的脱下衣裤,只剩下亵衣,然后满脸通红的躺在诊断台上,两只手也不知道应该捂脸还是捂胸,反正是感觉放在哪里都不合适。

  终于,祝少杰拿着装载着鬼医十三针的盒子走了进来,刚进来,只是有意无意的往诊断台上瞟了一眼,鼻血就差点没有流出来。

  王明秋穿着的是一套亵衣,紫色的,而且亵裤还是蕾丝的,像隔窗看物一般,有一种朦胧的美感。

  因为害羞,所以她的身体屈起来,双手捂着脸,不敢看叶杨,而她现紫色的胸衣已经有一些松散,可是她却浑然未觉,看样子应该是实在是太害羞了。

  祝少杰擦了擦自己的鼻子,然后对王明秋开口道:“王姐,你翻过身来,我要开始针灸了。

  ”听到这句话,王明秋嗯了一声,然后翻过身,还是不好意思看祝少杰。

  “需要在谭中下针!”祝少杰说着,红着脸对王明秋道:“王姐,贴身衣物也应该脱下来!”“阿?贴身的也要脱?”祝少杰点点头:“必须要脱,要不然我找不好扎针的位置!”“那好吧,那你转过去!”王明秋说完,手已经伸到背后去解胸衣的肩带,还有亵裤,细细碎碎的声音让祝少杰的喘息都开始粗重起来,终于,胸衣褪去,王明秋开口道:“转过来吧!”祝少杰刚转过来,就看到王明秋的手捂着自己前面,两条腿交叠在一起。

  “王姐,我要开始了,你的手拿开!”祝少杰说着,用手托住王明秋的一只那个啥,正好一个手掌大,手中捻起一条钢针刺进她的谭中穴,王明秋吃痛,抿着嘴,轻轻哼了一声,白嫩的脚丫都舒展开来。

  身体舒展,声音里除了三分痛苦,竟然还有七分满足。

  这种情况下,最痛苦的不是王明秋,而应该是还在扎根的祝少杰才对。

  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再次从盒子里拿出第二条鬼医针。

  “还需要理由按摩乳中穴来刺激宫缩,排毒,不过这是后续的手段,王姐,你忍着点,我还需要继续扎针。

  ”祝少杰说着,第二针刺在小腹位置,然后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气,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紧接着弯下腰,在会阴的位置刺下第三针。

  这个位置比较尴尬,毕竟是女人的秘密花园,祝少杰咽了一口口水,呼吸变得更加粗重起来。

  还有一针在头顶百会穴,这一针必须要柔和,要不然可是会把人扎死的,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把手中的长针慢慢的刺进去,用手一点点的捻,丝毫不敢用力。

  “怎么样,王姐?”祝少杰刺下这根针之后,对王明秋问道。

  “还好,就是有些热。

  ”此时王明秋浑身上下香汗淋漓,嘴角微微勾起,带着一丝微笑,眼睛里充满了陶醉之色。

  “王姐,还需要按摩,你忍着点!”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气,对王明秋开口道。

  这乳中穴是正在一双高耸中央,别说是针刺,就算是重击都不行,只能用手来按摩,本想让袁小玉来,可是她把握不好尺度分寸,可能会起到反作用,所以只能自己来。

  祝少杰温热的大手直接搭在那一对胸上面,王明秋右手食指放在嘴里不断的噬咬,在祝少杰的手搭上来的时候,她忍不住轻哼出声,手指从嘴里(瓶子塞下体小说)脱落,一丝晶莹的唾液拉出一道长长的弧线,说不出的万种风情。

  祝少杰现在已经不敢看这一幕,他侧过头,只是经受不住这娇吟声的激荡,分身早就已经抬起头来。

  而他的双手还在不断的用力轻抚,只有这样才能开阴排寒,而在大手不断的律动下,王明秋逐渐被送上一个顶峰,紧接着双脚用力伸出,腰部下压,与此同时翻起白眼,气息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手中的一双高耸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祝少杰清晰的闻到一股带有腥气的味道传了过来。

  祝少杰忍不住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这针灸不过十几分钟,没想到竟然这么累,闻着手上的奶香味,祝少杰摇了摇头,然后在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件自己的外套披在王明秋的身上,盖在胸口的位置。

  “你在这里休息休息吧,王姐,我还有其他的病人需要处置,我先去忙一下。

  ”刚才按摩结束以后,祝少杰就已经将处于王明秋谭中,小腹,会阴和百会四个位置的银针拔了下来。

  宫开,排寒,一切都已经结束,祝少杰才不愿意在这里继续经受这种尴尬的感觉。

  等他走出去,就看到袁小玉坐在那里,脸色通红,看到祝少杰也不说话,只是白了祝少杰一眼。

  “你是不是偷听偷看了?”看到袁小玉这个模样,祝少杰脸色一冷,开口问道。

  看到祝少杰突然认真,袁小玉立刻服软了:“不是我故意看的,是,是那个声音实在是太大了,如果我没把卫生所的大门关起来,村民还得以为是怎么回事呢。

  ”祝少杰点点头:“行吧,也不怪你,不过你现在去把门打开吧,万一还有其他的病人来的话一直关门可能会耽误事。

  ”袁小玉应了一声,然后走过去打开门。

  刚打开门,就看到一个女孩子站在门口,女孩子身材高挑清瘦,可是小腹却有微微隆起。

  祝少杰皱着眉头仔细确定了一下,确定这的确不是肝腹水,而是怀孕,为了保证女孩子的清誉,便开口道:“那个,小玉,你回去问问你嫂子今天怎么没来,然后一会回来告诉我。

  ”袁小玉听他这么说,点了点头,本来她还不想回去,可是想起刚才那诊断台上香艳羞人的场面,她的脸没来由的红了:“那我先走了少杰哥,一会我再来。

  ”袁小玉说着,飞也似的逃离这里。

  就在这时候,王明秋从房间里红着脸走了出来:“那个,祝医生,啊,原来你这里还有病人,那我先走了,晚上去我家里吃饭,我得好好谢谢你。

  ”王明秋脸色潮红,衣衫不整,看到祝少杰身边的小姑娘,本来想说话的话似乎是没有说出口,只是干巴巴的说出一句要请客吃饭,然后就走了。

  祝少杰见两个女人都已经离开了,他开口道:“已经显怀了还不在家里安胎,怎么还出来抛头露面,你婆婆难道还不知道这种事情不能儿戏吗?”祝少杰让女孩坐在那里,声音里已经充满了清冷。

  医者父母心,见到那些对自己身体都不爱惜的病人,祝少杰会比他们家人还要生气。

  “我,我是来堕胎的。

  ”听到这句话,祝少杰差点没气死:“堕胎?你才多大?身体还没有成熟,想要堕胎就需要刮宫,以后可能生不了孩子,你知不知道?”“我知道,可是我还是要堕胎,要不然我会成全村的笑柄的。

  ”祝少杰摇摇头:“你的脸面重要还是你的以后重要,这还用我告诉你吗?而且就算是你想堕胎,也得去大医院堕胎,你来我这里干什么,我又不是孩子他爹。

  ”“不是这样的,我没有那么多钱,我想让你帮我堕胎!”

“可是我刚到厂里上班,真的没有钱请你吃饭。

  ”林子惠一脸为难,从村里带回来的钱已经花的差不多,还要给小宝存一点钱,他们两个人现在吃饭都成问题,怎么会有闲钱请别人吃饭。

  “没事。

  ”李斌直接打开钱包,从里面抽出两张钞票塞到林子惠的手里,“我就想吃家常菜。

  ”“今晚在你的出租屋,就当是请我吃饭了,好吧。

  ”“可是……”林子惠还想拒绝,看到李斌不耐烦的眼,话到嘴边咽了下去,认命的跟在李斌的后面,上了车。

  其实她自己心里清楚李斌想做什么,可是又不敢明目张胆的拒绝。

  况且家里还有陈正这个男人在,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的吧。

  林子惠在心里默默的安慰着自己。

  等到了出租屋,林子惠去附近不远处的菜市场买菜,陈正则是坐在家里,一过去嫂子的屋里,看到李斌四仰八叉,嘴里叼着烟,一脸惬意的躺在嫂子的床上,陈正气不打一处来,直接不满的一把推开门,剧烈的响动吵醒了李斌,睁开眼看到陈正,眼底的嫌弃更是明显:“干什么?”他就见不惯这个傻子能陪在林子惠的身边,好歹那个林子惠在厂里也算数一数二的美女,成天跟在这个傻子的后面,真是晦气。

  “喝水。

  ”陈正气呼呼的将桌上的杯子拿起,喝了水准备离开。

  看到嫂子提着一堆东西进屋,看到他这个样子,笑了笑,“怎么了?”“嫂子,我帮你洗菜。

  ”陈正傻笑着将菜拿到外面去,坐在板凳上洗菜。

  林子惠则是疑惑的看了眼李斌,见他不以为意的摆摆手,也就没有多想。

  不得不说林子惠的手艺真的很不错,做了几道家常小菜李斌吃的惬意无比,吃完早早的躺在林子惠的身上,半点儿没有离开的意思。

  林子惠心里急得要命,却又不敢明目张胆的赶人,委婉的指了指桌上的钟表:“李总您看现在也晚了,要不您就回去?”“回去?”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李斌直接起身,将剔牙的牙签随手扔到地上,一把将站在边上的林子惠拉到床上,灯光下,李斌的脸扭曲的害怕,“林子惠,你真以为老子是为了吃饭?”“你到厂里这么长时间,可拿了我不少的衣服,你那个傻子小叔子还是我安排进厂里的,一顿饭就想把我打发了,你想得美。

  ”说着不顾林子惠的挣扎,直接将林子惠压倒在床上,不过片刻的功夫,林子惠身上的衣服被尽数撕下,露出雪白的肉。

  “李总,你这是干什么?”林子惠拼命的挣扎,却那里是李斌的对手。

  不过几下的功夫,整个人压在林子惠的身上,眼看着那双咸猪手伸进了内裤,陈正再也忍不住,拿起地上的板凳砸了下去。

  他从来没有见过嫂子这么狼狈的样子,以前,嫂子在他眼里都是温柔的不可侵犯的,就因为上次的事情,他的心里一直有愧疚感,没想到今天被这个该死的臭男人触碰,陈正很想忍住,却发现怎么也忍不住。

  等自己反应过来,板凳已经结结实实砸在李斌的脑袋上,鲜血顺着他的头发缓缓流到地面上,林子惠吓得脸色惨白,直接将破碎的衣服披在身上,缩在墙角不敢动。

  李斌则是咒骂着起身,冷眼看看后面的傻子,眼底的杀意无法隐藏:“好,你小子有种。

  ”说着一把推开门,骂骂咧咧的离开。

  没想到他聪明一世,到头来竟然会被这个傻子给打了一顿,还真是晦气。

  陈正看他离开,才急忙跑到嫂子的跟前,眼底的担心无法隐藏:“嫂子,你没事吧?”“阿正。

  ”嫂子再也忍不住扑进陈正的怀里低声抽泣着,如果今天晚上没有陈正,她真的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情。

  如果她真的被李斌强暴了,她还有什么脸面面对自己的丈夫。

  陈正想要安抚嫂子,却发现无论说什么都没用,只是任由嫂子将自己抱着。

  过去很久,林子惠的情绪缓和了不少,才放开陈正,他的胸前已经湿了一大片,林子惠眼睛红肿,勉强扯出一个笑:“今天吓坏了吧?”“没事,嫂子。

  ”陈正心里暖暖的,就算到了这个时候,嫂子的心里该死惦记着自己,也不枉他刚才拼命保护。

  “那你今天晚上睡在这儿吧。

  ”林子惠将外面的位置腾给陈正,床单上还有李斌的血迹,陈正也没有在意,听话的躺在林子惠的旁边。

  空气中淡淡的血迹混合着残留的(我把女同学摸出水了)饭香味,味道不是特别的好闻。

  陈正看了一会儿头顶的PVC,然后开口道:“嫂子,我们回去吧?”陈正清楚李斌的为人,不仅没有得到嫂子,反而被自己打了,他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所以与其他对付自己,不如早早离开。

  也不用嫂子受太多的委屈。

  林子惠听罢,眼睛有些复杂的看了眼陈正,随后笑了笑,那是一种很绝望的没有办法的笑:“那我们去哪儿?”林子惠心里清楚,李斌是出了名的爱记仇,他今天晚上在她这儿受了委屈,虽然什么都没做就离开了,可是她知道,她不可能放过他们。

  眼下他们刚到城里举目无亲,如果真的出了事,只能自己扛着。

  只是,阿正毕竟只是个傻子,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她也会护着他的。

  半天没有等到陈正的答复,林子惠转过头就看见陈正熟睡的侧颜,不自觉无奈的摇了摇头,在这个时候,也只有傻子才能睡得安稳。

  一夜无眠,城里的潮湿的空气吹进屋子里的时候,林子惠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抬眸,就看见陈正傻乎乎的望着自己。

  林子惠勉强给自己打气,随后摸了摸陈正的脑袋,起身道:“怎么了?”“嫂子,我们今天还去上班吗?”原本坐在床上穿衣服的动作停了停,转过头斜眼看着陈正,咧开嘴笑了:“当初我们来到城里不就是为了挣钱?”“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怎么可能放弃。

  ”“嗯。

  ”陈正点点头,起身趴在林子惠的背上撒娇道,“我听你的。

  ”等两个人到了厂里,才发现陈正不知何时已经被辞退,林子惠没有办法,准备送他回去,陈正连连摆手:“嫂子,我没事的。

  ”本来昨晚的事情就是李斌的错,没想到那个家伙居然倒打一耙。

  林子惠想了想,为难的看着陈正:“你自己能回去吗?”虽然说这条路走了很多次,可毕竟是个傻子,如果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她怎么对得起陈伟。

  “没事。

  ”还是那种傻乎乎的笑,陈正转身离开的时候,眼眸闪过一丝冷冽的光,从今往后,他再也不要拖累嫂子。

  等陈正离开,林子惠便往缝纫部走去,原本热闹的部门今日格外冷情,除了机器的声音再也听不到多余的声音。

  林子惠本想问问旁边的同事,可谁曾想到平时温柔客气的同事,一看到她,直接翻了个白眼,一把推开林子惠往外面走去。

  林子惠也没有多想,只是一连好几个都是这个态度,李斌包扎着伤口,痞子一般的从厂外面进来,手直接指在林子惠的身上:“你他妈是不是眼睛有问题,这么多人都忙着干活,你杵在那儿干什么。

  ”绕是好脾气,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这种话,林子惠脸火辣辣的烧的厉害,低头咬着嘴唇,委屈的往缝纫机边走去。

  平常李斌没少照顾她,没想到今天在众人面前骂了她,加上李斌的伤来的不清楚,短短一上午的时间出现了各种版本的消息。

  林子惠气急败坏,想去质问,却不知道该问谁,坐在槐树下生闷气的时候,听见后面有脚步声,转过头就看见李斌站在不远处,可能是缠着纱布的原因,看起来有些滑稽。

  不过一双眼冷的吓人,走到林子惠的面前,朝地上吐了一口痰:“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如果没有老子罩着你,你能在厂里混的这么好?”“李总,昨天晚上真的是……”林子惠急忙解释,她刚出社会也没什么经验,以往李斌送衣服的时候,她从最初的拒绝到后来的接受,心里其实是有那么点虚荣心的。

  从小到大穿惯了便宜货的她,怎么可能不希望自己能过得好一点。

  可是如果没有发生昨天晚上的事情,她还有机会,现在惹恼了李斌这头狮子,她怎么可能还有好果子吃。

  “别给我提昨天晚上。

  ”李斌气急败坏,恨不能一巴掌拍死面前的女人,如果不是这个贱人,他也不会被傻子打。

  最重要的是他有苦难言,没办法将那个傻子惩罚一顿,真是晦气。

  “你他妈的给我给脸不要脸。

  ”李斌指着林子惠的鼻子道,“不过我倒要看看,以后你怎么上班。

  ”赤裸裸的威胁清晰可见,林子惠看李斌甩手气呼呼的离开,有些颓废的坐在地上,连手里的饭突然也没了胃口。

  林子惠心里清楚,如果她真的想要在厂里安稳的上班,就不能得罪李斌,可是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就这么心事重重的好不容易挨到下班,期间被上级骂了三次,在别人异样的眼光中无数次的更改没有做错的事情,林子惠只觉得心里委屈。

  第一次感觉到城里或许也没有刘玉芳说的那么好,至少,现在不是。

  整整一下午的时间,陈正都坐在水塘边钓鱼,附近有不少人插秧,期间有不少人过来跟他搭讪,陈正也没有开口,只是眼睛无神的望着外面,不知道在想什么东西。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感觉肩膀被谁拍了一下,抬头,对上一张陌生的面孔,随后将他的鱼钩拉起来,一条大概两斤左右的草鱼,中年老汉指了指前面:“那里的鱼更不错。

  ”“嗯。

  ”陈正点点头,屁股却没有动,老者看他这个样子,无奈的摇摇头离开。

  陈正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觉得心里乱乱的,他今天离开厂里,嫂子会不会被那个猥琐男欺负?嫂子平常甚至都不会对人发脾气,如果真的受了委屈,该怎么做?心里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不由得更加担心,顾不得将旁边的水桶拿起,火急火燎的往服装厂那边跑,只是刚出了巷子口,老远看见嫂子提着蔬菜进来,看到他有些疑惑:“阿正,你怎么了?”“没事。

  ”陈正装作天真的模样,上前挽住嫂子的胳膊,顺带搂住嫂子的腰占了便宜,“嫂子,你今天没什么事吧?”虽然嫂子尽量隐藏,可是陈正看得出来,嫂子红通通的眼眸,很明显哭过。

  “没事。

  ”林子惠摇了摇头,看向陈正的时候又是那种温柔的笑,“今天嫂子给你做好吃的。

  ”“嗯。

  ”陈正乖巧的点点头,跟在嫂子的后面,等到了出租屋门口,水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送回来,桶里是两条鲜活的鱼。

  林子惠看了眼陈正,从包包里取出钥匙道:“这是你钓来的?”“嗯嗯。

  ”陈正傻傻的点点头,乖巧的把木桶提起来,往里面走去。

  转身看到嫂子还留在原地,对着她招了招手,假装很欢快的说:“嫂子,快点进来啊,我饿了。

  ”说着,眉角下拢,表达自己不开心的情绪。

  林子惠连忙走上前,喜笑颜开的拍着陈正的肩膀,赞许的点了点头,“不错,你都知道帮嫂子分担家务了,嫂子很开心。

  ”这一次,林子惠没有怀疑陈正恢复正常。

  以前的时候,他就和别人一起去河里摸鱼,不过,村里的河水一点也不深,不像城里的。

  “以后这种事情,让嫂子做就行,你不能做,知道吗?”林子惠厉声的说道。

  在厂子里,一天没有看到别人的好脸色,满腹怨气,也不能把这种怨气撒在他的身上。

  吃完晚饭,陈正拽着嫂子去门口看星星。

  起初,林子惠并不想出去,熬不过陈正的软磨硬泡,拿着马扎往门口走去。

  好在,她们在郊外,空气还算是清新,有点感慨的看着满天的星星。

  而陈正贪恋的看着嫂子姣好的身材。

  心中有一种按耐不住的冲动,硬生生地被他忍了下来。

  “嫂子,我想洗澡。

  ”陈正冷不丁的说。

  林子惠本来心情不好,听到小叔子这么说的时候,情绪变得更加的糟糕,对着他说:“你自己去洗。

  ”说完,也不管陈正去不去洗澡,便往里屋走去。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d.aspx?7413.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d.aspx?2805.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d.aspx?4729.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d.aspx?8.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d.aspx?1810.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d.aspx?2691.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d.aspx?480.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d.aspx?63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