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男 自慰,新手必看

故事要从2000年的夏天说起。

  我叫罗志,村里人都叫我骡子,2000年时,那年我正好十八岁。

  那一年,也是我在农村里头种地的最后一年。

  父母死的早,只留下两亩薄田和一间在村外偏僻地方的老房子。

  我十三岁多一点就自己出来种地,是个庄稼老把式,没少在地里吃苦。

  十八岁的我,因为常年种地,加上我长得老成,黑黝黝的面相,日晒雨淋一张饱经风霜的脸,就是我自己看了都嫌丑。

  但我丑归丑,体格却是全村最壮实的一个,能挑能抗,在地里比头牛都不差多少,这也是他们叫我骡子的由来,还有人暗地里叫我牲口,一个人能吃三人份的饭。

  十八郎当岁,又是壮如牛犊,我他妈的也不想啊,但精力实在太旺盛,憋得狠了,一天到晚的总是要在那琢磨女人的那点事。

  我那时还是个单纯少年,老实巴交的就想早点找个媳妇。

  农村里结婚早,照理说我那时也早该结了,可谁叫我父母死的早,加上又没兄弟姐妹,在村子里又是外姓,就那么间破房子也没人看得上。

  不过这一切,都在那个夏天变了。

  村子里常给人做媒的春花嫂给我说了门亲事,听到对象是谁的那会,我当时整个人都傻了,只知道咧着嘴傻笑。

  她叫梅香,比我大三岁,但比起我这又黑又丑的家伙,她却是又白又嫩,很是丰满,那身段,那眉眼小嘴,光是看看都能让人眼睛都陷下去。

  而且她还懂文化,读过高中,不像我似的大老粗一个。

  这种好事本也轮不到我,不过梅香以前嫁过一次,但还没过门,她夫家便死了,这是望门寡啊,克夫。

  所以虽然梅香长得好看,却也没人敢要他。

  我那时却是憋得急了,再说村子里也没其他女人要嫁我。

  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当时知道对象是她,而且她还同意了,把我美的一晚上没睡着。

  就这样,我跟她开始处起对象。

  要我说,就该直接结婚的,但她死活不同意,说要先谈恋爱再结婚什么的。

  我大老粗一个,哪里懂这些,不过她坚持要这样,我虽然憋得厉害,但那时还是个特单纯的老实人,她哄了我两句,又给摸了小手,我便傻乎乎的答应了下来。

  这一处就处了半个多月,平时说说话,偶尔摸摸小手什么的便已经让我美得冒泡。

  直到那天,她说想把我们的关系再进一步。

  “你看村子里,那东子家可都是他媳妇做主。

  他家那辆摩托车,就是写的他媳妇的名字。

  ”记得,她当时是这么说的。

  我还傻乎乎的回她,说我家里穷,又没有摩托车,要不也写你的名字。

  她当时便说:“你不还有房子吗,我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嫁给你当媳妇,你要万一以后对我不好不怎么办?你要真想跟我结婚,你就先把房子写我名下。

  再说了,你那么丑,也就我看得上你,整个村子里你去打听打听,我梅香要是愿意,多少好房子和摩托车任我选?”我那时虽然憨厚实诚,却也不是傻子,那房子虽破烂,位置也偏,但我也就这么点值钱的东西,自然不会张口就给了她。

  但她有的是手段,只是牵着我的手,隔着衣服放在她的胸口,当时我的脑子便一片空白。

  “只要你肯写了给我,我以后就是你的人。

  ”她是这么说的,我气血方刚,又是精力极度旺盛,哪里受得了这个,当时便把她一把搂在怀里,什么都不懂的只是朝她乱亲乱摸。

  那一天,她让我占了些便宜,不过也就只是些便宜而已,隔着衣服也不能真的把她怎么样。

  不过那时的我已经很满足了,甚至还昏了头答应了她的要求。

  农村的房子同样也有地契,没过几天,她便找来了中人,我也当真傻乎乎的把房子地契写了给她。

  写完地契,等过户什么的也还要几天时间。

  那几天我还有够傻.逼的去镇上帮她跑了几趟手续,直到有一天我想去镇上补交些资料,却没赶上汽车,这才被我发现了事情的真相。

  夏日烈焰如火,我错过了汽车,无奈下只能回村子里去。

  走到一半,却是热得受不了,又是大中午的,有些困乏。

  便随便找了个玉米地一躺,有高高的玉米杆子遮着阳光,倒也睡了个安稳觉。

  正睡得舒爽,却不想听到了玉米地另一头传来奇怪的响动。

  我被吵醒之后侧耳倾听,很快嘴巴都快咧到耳朵上,你当怎么回事,这是有人在玉米地里玩妖精打架啊!这种大白天的想看场免费真人秀的机会可不多,我那时对这事渴望的要命,便轻手轻脚偷偷的摸了上去。

  只是当我小心的扒开玉米叶子,看到那两个人时,我的脑子一下子轰的一声炸开了!是梅香!那女人竟然是梅香!而那个男的我也认识,叫徐浩,小白脸一个,还是村子里唯一的大学生。

  不仅如此,他还是村长的儿子,传闻中村子里有好多女人都想爬他床上去。

  当时我五雷轰顶,万万没想到,我未来的媳妇,竟会跟徐浩搞在一起。

  他们当时纠缠在一起的样子,以及她脸上的绯红,我这一辈子都忘不掉。

  我傻了似的趴在那里,甚至眼睁睁看着他们一直到结束。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们太快的缘故,徐浩这小白脸银样镴枪头,没几下就交代了,就这他还不忘埋怨梅香。

  “你什么时候可以真的给我啊,害的我每次都不得劲。

  ”“你急什么,我这清清白白的身子,以后还不是都要给你糟蹋。

  你有空想这个,还不如想想怎么快点把房子拿到手,骡子那蠢货,我是受够了。

  ”听到梅香提到我,我精神一震,然后就听到了他们,让我改变一生的对话。

  “那个傻子没怎么你吧?要不是他那破房子正好在要拆迁的规划上,卖了的话少说也能赚个十五六万,我还真舍不得让你去勾引他。

  等到房子到手,就让他有多远滚多远。

  ”“骡子那家伙倒是不傻,只是太老实,我随便编了瞎话都能骗过他,嘻嘻,他还去镇里帮我跑关系,想着能早两天过户呢。

  ”“哈哈,他怕是想早两天跟你好。

  ”“呸!他摸我的手,我都感到恶心。

  要不是为了你和那房子,那丑货我才懒得看他一眼。

  等房子过完户,我就把他赶出去,管他去死!还有,等房子卖了钱,你说好要带我走的。

  我早不想在这村里待下去了,外面的花花世界比这破村子可要好多了。

  ”“放心好了,我答应过的事什么时候不算数,来,我想你了,再给我亲亲。

  ”连我自己都忘了当时是怎么回的家里,等我昏昏沉沉的回到家,躺在自己的床上时,我的眼泪才从麻木的双眼中滑落下来。

  我像是一头受伤的孤狼,躲在被窝里面哭泣哀嚎。

  那一晚,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我的心里觉醒。

  我要把房子夺回来。

  第二天醒来,我的脑子里便只剩下了这么一个念头。

  没了房子,我连最后一块栖身的地方都没了。

  我以后住哪里?只剩下两亩薄田,我以后在村子里,又怎么活下去?我绞尽脑汁,但我之前就一老实巴交的农民,即便我那时红着眼,在家里揪着头发想了一整天,却依旧没有想出办法来。

  房子已经写了梅香的名字,白纸黑字,我赖不掉。

  等着过户也只是个时间问题,我就算再拖,也拖不了几天。

  临到傍晚,我依旧也没个头绪。

  咬了咬牙,终归还有些天真的我,脑子里竟是冒出了一个侥幸的想法。

  或许,村长还不知道他儿子干的那些事?那个总是笑眯眯的叫徐松林的老头,不是总把为村民们着想放在嘴边吗,要是我把事情告诉他,他说不定真的会帮我出头?我们总是习惯了依赖他人,而把自己当成鸵鸟把头藏起来。

  那时的我还存着最后的幻象,想要让村长帮我出头。

  为此,我简单的扒了几口泡水的米饭,便借着夜色匆匆的往村长家里赶。

  天色已经擦黑,村子里没有路灯,我深一脚浅一脚,临到村长家前,心急加上精神恍惚,脚下一个趔蹶,差点没一脚踩翻在田里。

  “哈哈哈,驴子!”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响起,我吃了一惊,是铁柱,村里一个游手好闲的混子。

  我低下了头没有理他,我的容忍却让他愈发嚣张起来:“喂,驴子,跟我说说,梅香那婆娘怎么样,滋味好不好?”他猥琐的哈哈大笑起来:“你个驴子,等你以后娶了她,有机会借你铁哥耍耍。

  ”我沉默着没有说话,如果是早两天,或许我还会羞怒的跟他打起来,但这会我却懒得为了那个姓梅的女人与他争吵。

  我在他旁边擦身而过,我们两个人块头一般大,但真要斗起来,外强中干的铁柱我一只手就能撕了他,只是那会我的忍让和老实,常常让人以为我好欺负,所以铁柱非但没有收敛,还朝我的背影吐了口唾沫:“孬子,驴子。

  ”他骂我是孬种,并发出得意的笑声。

  我指甲都掐进了肉里去,但最终我还是忍了下来,就这样一步步走远。

  村长家就在前面,趁着没人看到,我放轻了脚步,走进了村长家的院子。

  村长家很大,院子外面都建了几间砖瓦房,我以前来过这里一次,便直奔村长的主屋而去。

  主屋的房子里灯光明亮,房门虚掩着,离得近了甚至能听到村长说话的声音。

  太好了,村长刚好在家。

  我心里一喜,刚要推门进去,但伸出的手猛地僵在了空中,因为我听到了村长儿子,徐浩的声音。

  我咬了咬牙,又缩回了手,目光在旁边游移了下,便垫着脚走到了屋檐下一处不起眼的地方,缩着身子藏了起来。

  徐浩在场的话,肯定会反咬我一口,我必须等到徐浩离开,再让村长为我出头做主。

  天真的我还没放弃这最后一丝幻想,但现实总是会无情的让人感到窒息。

  “爹,你说那徐馨能愿意嫁我吗。

  ”这是徐浩的声音,听他提起徐馨,虽是恨极了徐浩,我也是不由得一愣神。

  他嘴里的徐馨是村里数得上号的美人,在年轻一辈中更是艳压群芳,一直便是村子里一众年轻人的幻想对象,连我都曾经半夜时意淫过她几次,为了她还湿了好几回裤子。

  我知道你这小崽子在想什么,哈,就凭你爹是村长,这村子里你想日什么女人没有?”村长徐松林似乎喝了些酒,说话有些大舌头:“你爹我都跟她们家说好了,五万块的彩礼钱,嘿,拿了钱,她们家闺女以后就是你的人了,保证是黄花大闺女。

  ”村长徐松林嘿嘿的笑了起来,透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我可跟你说好了啊,五万块,你爹我是一毛也不想出,你要自己想办法,对了,那件事办得怎么样了?”“差不多了,骡子那蠢货被梅香迷得忘了自己姓什么,过几天房子一过户,我就把它给卖了。

  ”徐浩的声音透着得意:“你儿子我好歹也是大学生,那梅香还巴巴的想让我带她走,心里头可就装着我了。

  ”“你自己脑子放清楚点,梅香那种女人望门寡,邪乎的很,你玩玩也就算了,可不能当真了。

  ”“可是爹,梅香她把什么都给了我,我们事成后把她撇一旁去,她会不会闹起来?还有,罗志那小子……”“你怕个球!”村长徐松林骂道:“梅香一女的能闹出什么幺蛾子来,再说你老子我还没死呢,在村子的一亩三分地里,谁敢闹,我就弄死谁。

  至于那骡子,呸,不过是个外姓人,他没了房子,我以后再找借口把分给他的地也给收了,到时候村里人人都给点好处,你看有谁帮他说话。

  ”徐松林的话透着如狐狼般的阴狠,让缩在外面偷听的我毛骨悚然,一张脸刹那间变得煞白煞白。

  当头棒喝,亏我还想找他帮忙出头,简直就是与虎谋皮!我气得手都哆嗦起来,我老老实实的种我的(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田,我招谁惹谁了,这村长父子两人一人谋我的房子,一人连我的田也不放过,这是要我的命啊!

“说了你不方便。

  ”段飞嘿嘿一笑,随即就看到王大贵那上面长了两个小包,而王大贵则一脸的紧张,直问段飞能不能看好。

  “能。

  ”段飞十分肯定,“我给你扎几针再给你开点药,吃上十天半个月就能好。

  但在这期间你可不能再碰女人了,好了以后也不能再去乱搞,要不然这病还得犯。

  ”王大贵一听段飞说能治顿时长出口气,对段飞千恩万谢。

  段飞在他大腿内侧扎了几针又给他开了几幅中药,王大贵屁颠屁颠的跑出去弄药了。

  “那人咋了?得的啥病呀?还要脱了裤子看?”段飞从帘子里一出来曹梦珍就好奇的问他,段飞嘿嘿一笑,“没啥大病,就是那东西不中用了,我给他扎几针就好了。

  ”“切,你有那么大本事呀?有那本事你还在这里窝着干啥?”曹梦珍一脸的不信,他哪知道段飞没有行医执照啊,要是有的话就凭他这针灸的功夫早就去城里干了。

  “是时候弄个行医执照了。

  ”段飞暗暗的想到,他已经满十八周岁了,到了考执照的年龄,不过他初中都没混毕业,而且行医执照也十分不好考,段飞为这事犯起了愁。

  曹梦珍这个人还是比较不错的,几天相处下来段飞就摸透了她的脾气,两人在卫生室里也变得有说有笑。

  这几天刘寡妇和田玉芬都没找过段飞,段飞知道刘寡妇是让自己给吓着了,而田玉芬肯定是躲不开刘福贵,经历过男女之事的段飞不禁有些憋的难受,一看见曹梦珍那肉嘟嘟的身子就想把她搂进怀里好好的弄一下。

  “梦珍姐,今晚你们小王村放电影,去看不?”曹梦珍是小王村的,她比段飞大三岁,段飞第二天上班就开始管她叫姐了。

  中午刚吃完饭段飞就问曹梦珍,他是刚听说这事。

  “行啊,反正我晚上回家也没事,那就看去呗。

  ”曹梦珍一点都不矫情,直来直去。

  晚上一下班两个人就骑着曹梦珍的自行车往小王村跑,电影七点开始放,他俩下班都已经是六点了。

  “哎呀小飞你慢点,我都快让你颠到地上去了。

  ”小刘村离小王村十几里路,也不是太远,不过路不是太好走。

  而且段飞专挑坑洼的地方走,弄的曹梦珍直冲他喊。

  “你抱紧我不就掉不下去了吗。

  ”段飞有他的心思,曹梦珍一直都是用手把着车座下面,他想感受一下曹梦珍饱满的胸部,所以就专捡坑包的路走。

  曹梦珍好像也知道段飞的心思,还是死死的把着车座,也不松手。

  “哎呦,屁股都快颠碎了。

  ”段飞找了个大坑骑了过去,把后面的曹梦珍颠的都差点飞出去,下意识的搂住了段飞的腰。

  而段飞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感觉到后背传来的压迫就更来劲了,一个劲的猛颠,等到了小王村自行车的后车圈都颠变形了。

  “要死了你,专挑坏路走。

  ”曹梦珍打了段飞一下,不过看样子没怎么生气。

  这时放电影的帆布都已经拉开了,不过还没开始,小王村放电影的地方在村委会里,这个时候院子里已经坐满人了,连一边的大树上都爬满了孩子。

  曹梦珍不住的和人打着招呼,把自行车扔在外面也不管,拉着段飞就往里面挤。

  有不少人都问曹梦珍带的小伙是不是她对象,她也不答,只是往里面挤,挤了好半天才算找到个位置,两人一前一后坐了下来。

  没过多大会电影就开始放了,是抗日游击队。

  段飞坐在曹梦珍身后看看四周没人注意,就往前凑了凑,两条腿从曹梦珍两边伸过去,然后轻轻搂住她的腰。

  也不知道曹梦珍是看的聚精会神还是没注意,也没反对。

  段飞胆子不由大了不少,开始在曹梦珍的小腹上慢慢摩擦。

  “哎呀别闹。

  ”曹梦珍抓住段飞的手扔到一边,又开始聚精会神的看电影。

  段飞停了一会,然后又将手放在曹梦珍的小肚子上,不过这次曹梦珍倒是没说什么,也不理段飞。

  屁股往前又挪了挪,段飞把裤裆对准曹梦珍的屁股,轻轻往前一顶。

  曹梦珍被段飞顶的一动,回头瞪了他一眼,不过没说什么。

  段飞嘿嘿一笑,故意挪了下位置,就让曹梦珍坐在自己胯前。

  “小飞,别闹,把你手拿开。

  ”说完曹梦珍把手背到后面扒拉了一下,随即就感觉不对,自己肚子上应该是两只手,低头看了一下确实是段飞的两只手,曹梦珍不禁有些迷惑。

  “他两只手都在这呢,那他拿啥顶的我?”忽然曹梦珍想起了什么,脸一下就变的通红。

  虽然她性格有些泼辣,但哪里经历过这事。

  “他是用那东西顶的我?”想到这里曹梦珍的脸就更红了,也幸好现在天黑,虽然电影屏幕上挺亮但也没人能看的出来。

  “这死小子,敢跟我耍流氓,看明天上班我怎么收拾他。

  ”曹梦珍恨恨的想着,后面有(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东西顶着她也没啥心思看电影了。

  只感觉屁股那传来痒痒的感觉,倒是挺舒服的。

  而段飞见曹梦珍不吭声就更来劲了,屁股一耸一耸的,心里还喊着口号。

  “嘿就、嘿就。

  ”这感觉十分刺激,段飞不自觉的就把双手往上移了一下,按到了曹梦珍的胸脯上。

  手上刚一加劲段飞就是一咧嘴,曹梦珍在他胳膊上掐了一下,把他疼的赶紧放下了胳膊,也不敢往上抬了。

  虽然曹梦珍的胸脯很大,摸着十分舒服,但她掐人实在是太狠了,段飞估计胳膊已经被她给掐紫了。

  这时电影刚好演完,曹梦珍从地上站了起来,也不看段飞,直接就朝外面走去。

  “梦珍姐,咋不看了呀?还有一个没放呢。

  ”段飞跟着曹梦珍,曹梦珍也不说话,直到外面一个没人的地方曹梦珍才转身又掐了段飞一下。

  “死小子,跟姐耍流氓是不?看我不掐死你。

  ”“没有啊梦珍姐,我哪耍流氓了,哎呀你别掐了,疼。

  ”段飞被曹梦珍追着掐,段飞跑了几步冷不定一回身一把就将曹梦珍抱在怀里,紧接着就说:“梦珍姐,咱俩处对象吧。

  ”曹梦珍没想到段飞会忽然转身把她抱住,刚想挣扎一听到段飞的话顿时就不动了,傻傻的看着段飞问了一句:“你说啥?咱俩处对象?”段飞使劲的点了点头:“我没娶你未嫁,还在一块上班,咱俩处不刚好吗?”曹梦珍一听这话脸腾的一下又红了,活这么大还从来没人向她表白过呢。

  “那个啥,小飞,我比你大三岁呢,咱俩不合适。

  ”“啥不合适呀,女大三抱金砖,我感觉咱俩挺合适的,要不这事就这么定了,你给我当对象。

  ”说完段飞就在曹梦珍的脸上亲了一口,这次曹梦珍没有生气,而是脸变得更红了,支吾了半天才说了句:“俺得回家问问爹娘。

  ”段飞心说还问个屁,又搂又抱的,这不是对象是啥。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段飞嘴上不敢这么说,呵呵笑了一下:“那行,等你回家问问你爹娘,完了再定这事。

  ”话音一落段飞的嘴就亲到了曹梦珍的嘴上,曹梦珍只是略微的挣扎了一下就放弃了抵抗,任由段飞亲她。

  怀里搂着个肉乎乎的女人段飞只感觉下身严重充血,下身又有了反应,顶在曹梦珍的小肚子上。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2299.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6269.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2567.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5404.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1378.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6585.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2115.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20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