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sister neighborhood,新手必看

一只脚刚踏上二楼的地板,赵三斤的耳根子微微一动,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这声音来的突然,赵三斤被吓的一愣,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停下脚步,并且往下缩了缩脖子。

  站在楼梯口竖起耳朵仔细听了片刻,赵三斤的嘴巴咧开,又笑了。

  那是流水的声音,而且还夹带着女人的哼叫声。

  “原来是青青在浴室里面洗澡啊。

  ”林青青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赵三斤对她的声音实在太熟悉了,一听就知道是她。

  林青青的心情似乎不错,洗着澡,嘴里还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全然不知道赵三斤已经来到她家,并且就站在距离浴室不到五米远的楼梯口。

  浴室所在的位置和林青青的闺房只隔着一个房间,赵三斤刚才满脑子浮现出来的,全都是林青青躺在被窝儿里朝他招手的画面,哪里想到林青青会呆在浴室里?林青青家里的浴室装的是个玻璃门,只不过,那是一层厚厚的雪花玻璃,遮掩效果非常好,即使里面亮着灯,在灯光的照射之下,站在外面也只能勉强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根本看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要不要喊给青青,或者……进去和她一起洗?雪花玻璃门上的身影虽然非常模糊,但是看了几眼,赵三斤立刻就有些不淡定了,那可是他朝思暮想的林青青啊,说不激动,纯粹是虾扯蛋。

  而突然闯进去的话,又似乎不太合适。

  这里毕竟是农村,农村和城市里面不一样,在那些灯红酒绿的大城市,情侣之间别说在一起洗个澡,即使婚前同居,甚至未婚先孕,也都是家常便饭,见的多了,早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赵三斤在部队这几年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他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可是林青青不一样,生活在农村的老百姓思想纯朴,而纯朴的同时又有些封建守旧,像林青青这样一个还没出嫁的黄花大闺女,如果和赵三斤在一起洗澡,且不说林青青愿不愿意,一旦走漏风声,传到外人的耳朵里,恐怕会被人戳着脊梁骨指指点点。

  想到这些,赵三斤暗叹一声,强忍着冲进去和林青青一起洗的冲动,屈膝在楼梯口蹲了下来,目不斜视的盯着雪花玻璃门上那个模糊的身影,小声嘀咕道:“反正煮熟的鸭子飞不了,到嘴的肥肉早晚都能吃,来都来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其实在门口看着也挺爽。

  ”赵三斤这样安慰自己。

  过了大概有五六分钟,林青青的哼叫声突然停止,水流声也越来越小,映射在雪花玻璃门上的那个身影一会儿变大,一会儿又变小,看样子,林青青好像是洗完了。

  “终于轮到哥登场了!”见状,赵三斤腾的站起身,伸手拍了拍屁股上面的灰尘,抬脚就走向浴室……走到浴室门前,赵三斤停下脚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迷彩服,就像是在部队的时候第一次向领导做报告似的,别提有多紧张了。

  咚!咚咚!赵三斤深吸口气,敲响了浴室的门,下一刻,浴室里便传出林青青惊讶中带着一丝警惕的声音:“谁?谁呀?”“妈,是你吗?”不等赵三斤吱声,林青青紧接着又问道。

  赵三斤咳嗽一声,笑道:“青青,是我。

  ”“三哥?”林青青明显愣了一下,片刻后才问道:“三哥你咋……你咋这个时候过来了?”“来找你呗。

  ”赵三斤应道:“下午不是你说的,林叔和苗婶晚上全都不在家,让我来找你拿东西么?”“拿……拿啥东西?俺咋不记得……”林青青装傻。

  听到这话,赵三斤顿时一阵恶汗,还能拿啥东西?当然是拿你身上最宝贵的东西!青青该不会是想赖账吧?煮熟的鸭子可不能让她飞了,赵三斤笑道:“具体是啥东西,我进去再告诉你……”说着,赵三斤就要推开浴室的门。

  “不,不行!”林青青被吓了一跳,急道:“三哥你现在不能进来,俺……俺还没穿衣服呢!”“啊?”赵三斤的手已经摁在门鼻子上了,一听这话,他的动作一滞,没敢往里面硬闯,但是心里却暗暗想道:“没穿衣服?那不是正好吗?现在一件一件穿上,等会儿还要再一件一件脱掉,那多麻烦。

  ”想归想,作为一个正人君子,这种混账的话赵三斤可不好意思说出口。

  哗啦一声!就在这个时候,浴室里突然传出一阵水声,比刚才林青青洗澡的时候还要响,听起来像是林青青从浴缸里站起身发出的动静。

  “感情青青洗完以后,又跳进浴缸里泡了一会儿啊。

  ”赵三斤恍然大悟,脑子不听使唤,立刻就在脑海里恶补了一些神奇的画面。

  但是让赵三斤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水声刚落,紧接着又是啪嗒一声脆响。

  这次,声音不是从浴室里传出来的,而是从赵三斤身后,确切说,是从大门方向传过来的。

  赵三斤毕竟当过兵,警惕性很高,做事也很谨慎,所以他刚才进门的时候,专门把大门上的门环挂在了门鼻子上,这样的话,一旦有人突然闯进来,肯定会发出声音,他就能在第一时间逃跑,或者找个地方藏起来。

  “难道是林德才和苗香竹回来了?”赵三斤心底咯噔一响,脸色刷的一下就黑了。

  黑紫黑紫的……乖乖,不会他娘的这么凑巧吧?在门口等了半天,眼瞅着就能和林青青双宿双飞了,半路还杀出个程咬金?赵三斤哪里知道,苗香竹就是冲着他才急匆匆赶回来的!“青青,青青你出来,妈有话跟你说……”苗香竹人还在院子里,声音已经传进了客厅。

  一听是苗香竹,而且声音越来越近,赵三斤顿时就懵逼了,小心脏噗嗵噗嗵狂跳,提到了嗓子眼儿,胸口处好像有一万头草泥马在狂奔。

  真的是她!老天爷,你他妈不带这么玩我的吧?情况紧急,赵三斤惊讶恼怒之余,根本来不及细想,几乎是下意识的,他转过身,一把就推开浴室的门躲了进去。

  “啊呀!”赵三斤前脚刚进去,紧接着浴室里就传出林青青刺耳的尖叫声。

  赵三斤进去以后抬眼一瞧,眼睛顿时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瞠目结舌……正如刚才赵三斤猜测的那样,林青青洗完澡以后,确实又跳进浴缸里泡了泡,而赵三斤惊慌之下突然破门而入的时候,林青青刚从浴缸里面站起身,手里拿着一件粉红色、绣着卡通图案的睡衣,还没有来得及穿。

  画面实在太美,瞬间就闪瞎了(我的尤物女友们)赵三斤那双24K钛合金狗眼。

  “三哥,你,你你你……”林青青也傻眼了,愣了五六秒才回过神,然后用睡衣挡住自己如同玉石一般光滑白净的身体,屈膝往下一蹲,伴随着哗的一声水响,又重新坐进了浴缸里。

  幸福来的太快,走的也快。

  “青青,你咋的了?”林青青的尖叫声惊动了楼下的苗香竹,苗香竹喊了一声,随即加快脚步,朝二楼的浴室跑了过来。

  这下完蛋了!赵三斤满脑子都是刚才看到的美丽画面,意犹未尽的咽了口唾沫,还没来得及好好回味,就被苗香竹的喊声和她急促的脚步声拉回现实,低头看着蹲坐在浴缸里惊慌失措的林青青,尴尬道:“青青,我不是故意要进来的,苗婶她……”“别说了。

  ”林青青的俏脸绯红,急道:“俺娘上来了,万一让她看见咱们……咋办?现在咋办?三哥你快点想个办法呀!”浴室里面除了浴缸以外,只放着一个简易的衣架,根本没有赵三斤的藏身之处……苗香竹回到家的时候,刚把从村委会拿出来的那个鸡腿啃完,沾了满嘴的油腥,她本来想先去厨房洗洗手,洗洗脸,然后再去堂屋,可是突然听到楼上传出林青青的尖叫声,她愣了一下,哪里还有那个闲功夫?大喊一声,风风火火的便冲上楼。

  “难不成赵三斤那个小兔崽子真的偷偷溜进来想败坏俺家青青?”苗香竹就是冲着赵三斤才提前回来的,刚进门就碰到这种情况,她自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赵三斤。

  由于家境比较优越,苗香竹的胃口又好,她平时吃的饭多,干的活儿少,所以体型比一般的中年妇女都要胖,一米六几的个头,估计得有一百五六十斤的体重,走起路来噔噔噔的,很有气势。

  反正是在自己家里,林青青又是自家的闺女,所以苗香竹没有任何顾忌,来到浴室门口以后,她二话不说就推门而入,问道:“青青,咋回事?”说话的同时,苗香竹瞪大眼睛往浴室里扫视了一圈。

  让苗香竹有些意外的是,浴室里只有林青青一个人平躺在浴缸里,根本没有赵三斤的踪影。

  “娘,俺在这里泡澡呢,你跑进来干啥子?”林青青故意装出一副很惊讶的表情,语带幽怨,有些嗔怪的看着苗香竹。

  不是赵三斤?苗香竹皱了皱眉,问道:“这屋里就你一个人?”“看你这话说的,不是俺一个人还能咋的?你跟俺爹都不在家,俺还能跑到大街上拉个人回来跟俺一起洗澡呀?”林青青气道。

  浴室里就这么大点儿地方,一眼就能看个遍,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苗香竹也不好说啥,没好气道:“那你刚才咋叫那么大声?娘还以为……”“以为啥?”“得了,你没事就成。

  ”苗香竹总不能说以为你在家里偷汉子吧?林青青伸手往旁边的地板上一指,趁机解释道:“俺叫那么大声,还不都是因为它!它刚才突然飞进来,差点儿把俺给吓死!”苗香竹低下头,顺着林青青手指的方向一瞧,只见距离浴缸不远处的地面上,躺着一具蟑螂的尸体。

  “你等着,我下去拿扫把。

  ”苗香竹是林青青的亲妈,林青青打小就害怕蟑螂、壁虎这样的小虫子,她自然是知道的,所以不疑有他,转身就下了楼。

  浴室的门关上的那一刻,林青青深吸口气,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总算是松了口气。

  而一直躲在门后面的赵三斤更是如蒙大赦,抹了把额头的冷汗,暗道好险。

  有句老话儿叫做灯下黑!苗香竹来的实在是太突然,浴室墙壁上的窗户又太小,赵三斤钻不出去,没办法,情急之下只能冒险躲在门后面,刚才苗香竹推门进来的时候,赵三斤屏着呼吸,连大气都没敢喘一下。

  说到底,还是他娘的做贼心虚呀。

  “三哥,俺娘刚才站在门口,有门挡着才没瞅见你,她等下肯定要进来,门后面是藏不住了,你得马上出去才行……”林青青担心道。

  赵三斤翻白眼道:“咋出去?”扫把就在一楼放着,如果赵三斤现在下去,必定会和苗香竹撞个正着,所以,想从正门走是不可能的事。

  林青青想了想,道:“要不……你先去俺的房间里躲躲,等俺穿好衣服,出去吸引俺娘的注意力,然后你找个机会悄悄溜出去?”“我看行。

  ”赵三斤二话不说就点头答应了。

  去林青青的房间里躲着,赵三斤当然愿意,就像林青青说的,她穿好衣服以后,可以制造机会放赵三斤离开。

  而赵三斤心里还有个小九九,如果找不到机会呢?或者就算有机会,他偏偏躲在林青青的房间里不走呢?这样一来,等苗香竹彻底打消了心头的疑虑,回去自己的房间睡觉,那么,赵三斤今天晚上岂不是就可以和林青青睡在一起?长夜漫漫啊……一想到这里,赵三斤禁不住咧开嘴,差点儿笑出声,他小心翼翼的把浴室的门拉开一条小缝,往楼下瞄了几眼,确认苗香竹不在视线范围之内,然后才把门缝拉的更大,略微一个侧身就溜出浴室,贴着墙根儿来到林青青的闺房门口,推门而入。

  

张子美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身份,此刻她只贪婪的想要向王达索取。

  张子美那急切的手,焦急的语气,让王达心中窃喜连连。

  他当然知道时间充足,压根就不急!王达要好好品尝一下诱人可口的美味。

  他从张子美的手中挣脱出,然后扳正了张子美的身体,让其面对自己,并抱起张子美放在了洗漱台上。

  视线从颤巍巍的柔软一路下滑,略过平坦的小腹,看到了神秘的山丘,以及山丘下的……王达咽了咽口水,伸出略带薄茧的大掌向前。

  最终双手攀上去的那一刻,王达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感。

  再也不克制自己的王达,一头埋进去了这温柔乡,开始啃噬起来。

  “啊……”再次受到刺激的张子美,又不断哼了起来。

  张子美也没有闲着,坐在洗漱台上的她,双腿分开夹盘在王达的腰上,手也没停,抚摸着,运动着……张子美已经下定主意,既然王达一直不给自己,那自己就主动索取,她不顾埋在自己胸口的王达,调整好位置之后,双腿就夹紧王达,向自己的方向开始发起力来……感受着张子美的举动,王达这次也没有拒绝了,反而配合着张子美,找准位置,准备挺身进入。

  但是突然门外传来一阵说话的声音,“老公,你去哪了?”这声音如同惊雷般在王达与张子美的耳边旁炸响!张子美瞬间松开了手,而王达也从张子美的双腿间退了出来!张子丽怎么这时候醒了?两人迅速穿着衣服,王达还好,一下子就整理好了。

  但张子美的衣服在房间,根本就没有拿进来,这可怎么办。

  张子美已经急的不行,像只无头苍蝇一样的乱转。

  王达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看着还在转圈的张子美,慌得不得了……这里开着灯,老婆肯定知道他在这里,如果她进来了就别想什么以后了。

  双眼四处打量,就想找到一个藏身的地方。

  突然,他眼睛一亮,拽着张子美塞进了洗衣机里面。

  张子美也明白王达的意思,配合的躺了进去。

  不一会儿,衣服也扔了进来。

  刚关好洗衣机的盖子,厕所的门就被推开了。

  “老公,你怎么不回话,是不是背着我……”张子丽眯着眼,似笑非笑的问。

  王达由于刚刚和张子美发生了那样的事情,现在心情自然很慌张,生怕露出什么马脚。

  “老婆,看你又乱想了,这不是你睡着了嘛,可我不是还没舒服,就想动用一下五指姑娘。

  ”王达笑着回答道,同时举了举手,对张子丽示意道。

  王达其实一语双关,故意继续撩拨着张子美。

  张子丽听不出来,张子美自然明白王达话里的意思。

  他刚刚不就是动了五指姑娘吗,让她舒服的那种动。

  想到方才发生的事情,张子美心里就一阵遗憾,怎么好事老是被张子丽给破坏呢!王达要是知道张子美心里所想,估计得乐开了花。

  他万万没有想到,张子美居然会因为自己怪起张子丽起来。

  张子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听到这话,表情也有些沮丧起来,伤心的说:“老公,都已经三年了,我们都没有问题,怎么就是怀不上呢?”王达见她红了眼眶,立即慌了起来,抱住她安慰道:“没事的,医生都说了让我们不要有心理负担,该来的时候总会来的,别乱想哈。

  ”张子丽伏在王达肩膀上哭得梨花带雨,惹人生怜,心中有她的王达更是难受,搂着她就往卧室走。

  出去的时候,顺手带上了浴室的门。

  等到外面彻底静了下来,卧室又开始隐约听到妹妹的娇喘,张子美才从洗衣机里面出来。

  她的脸上满是失落,刚刚差一点就可以体会到那种美妙的感觉了,可惜妹妹出来了……不对,她这想法有问题,那是妹妹的老公,她这样是不对的,不能做对不起妹妹的事情。

  几番心理暗示后,张子美才彻底放下了心思,穿好衣服回了卧室。

  张子美一大早就起床了,看着眼睛上明晃晃的黑眼圈,无声的叹了口气。

  昨夜他们太疯狂了,基本上没停歇过,她听到妹妹不停的求饶,但是王达依然没停下来,不停地攻池掠地,直到张子丽昏过去,之后又被他吵醒……简单的化了下妆,遮住了黑眼圈,张子美迈着虚浮的脚步到厨房,开始煮稀饭。

  精力得到了释放,王达就跟吃了补药一样,早早就醒了。

  抱着老婆摸了两下,见她没有丝毫反应,估摸着短时间内醒不过来,嘴角挂着一抹笑,起床往厨房走去。

  张子丽八点半还要上班,王达打算先去煮粥,待会儿再叫她起床。

  此时的张子美已经围上了围裙,正待在厨房里面切菜。

  “你先出去吧,我做好叫你。

  ”张子美朝着王达看了一眼,笑了两声以后,脸色突然红了起来。

  转过身,继续开始准备自己的饭菜。

  “姐姐,我来帮帮你吧!”王达说着,也朝着厨房里面走了进去。

  张子美没有同意,但是也没有拒绝,只是依旧在那里忙着炒菜。

  “厨房里面油烟有点重,我帮你把厨房的门给关上吧!”说着,王达将厨房的门一把拉上。

  张子美一阵紧张,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的时候,王达就已经从后面搂住了她。

  “姐姐,我们……”他轻轻贴近张子美的耳边,小声说了一句。

  张子美被他弄得不知所措,但是自己昨晚确实也没有得到满足。

  “不行,如果小丽她……”还没有等张子美说话,王达就已经亲了下去。

  她跟这个男人拥抱在一起,扭动着自己纤细的腰。

  王达的贼手说着这个女人的身体周围游走。

  他的唇贴在张子美的耳畔,低喃道:“姐姐,你好美!”张子美的身体瞬间变得酥软起来。

  王达的身体贴的很紧,强而有力的死死的撑住了另外一边的墙头。

  “不行的,如果被小丽知道了……”张子美还是害怕卧室里的张子丽会突然醒过来,憋着一张通红的脸,用力推搡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可是,王达似乎并没有给她机会,慢慢凑近她的脖子边。

  张子美越来越没有办法能够承受,只能够任由着这个男人施为。

  张子美从来没有这种体验。

  “姐姐,你害羞的表情实在是太漂亮了。

  ”王达说着,掀起了张子美的围裙。

  近距离的触碰已经快要让张子美失去理智,渴望长时间积压在了一起,这一次是打算亲自去释放了。

  想到这里,她再也没有犹豫。

  两个人忘情地亲吻着,衣服也渐渐剥落……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时候一旁油锅里面传来了一股烧焦的味道,两个人之间可能都不会停止下去。

  张子美一阵紧张,突然一把松开了眼前的王达。

  “姐,你这么早就起床啦?在想什么呢,菜都已经烧焦了?”说到这里,张子丽挪着小碎步来到了厨房的门口那里,看了一眼张子美。

  好在两个人已经恢复成为了原来的样子,而这个时候的张子丽似乎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王达摸着自己的后脑勺,憨憨的笑道:“老婆,都怪我,我想要烧菜给你吃,缠着姐姐教我,结果刚才不小心将火给弄大了。

  ”“哎呀,你说你不会弄,干嘛要进来帮忙呢,到时候让我姐动手就好了。

  ”张子丽说了两句,拉着王达回到了客厅里面。

  王达用着余光瞥了一眼张子美,看的张子美害羞不已。

  这个时候,厨房里面只有张子美一人,她正漫不经心地在那里切菜,想着之前的时候发生的那些事情。

  张子美很享受这种过程,在一开始的时候被王达粗鲁地对待就有这种感觉。

  想到这里,张子美的心中再次升腾起来一阵波澜,这波澜让她忍不住朝着客厅里面看过去。

  但是,她也知道,自己应该很难找到机会了。

  客厅里面,张子丽正跟着王达说着闲话。

  “其实你不用特地学习的,我怕你打厨房烧了。

  我姐厨艺特别好,你进去反而还帮了倒忙!”王达摸着后脑勺,在那里苦笑了两声。

  张子丽眉头一皱,朝着王达看了两眼,突然凑近了王达面前,小声说了一句。

  “老公,我问你个事呗!”“什么事?”“我听说你们公司有很多未婚男青年是吧?”王达犹豫了一阵子,然后点点头,“没有错,怎么了?”一旁的张子丽坏笑道:“嘿嘿,我就寻思着能不能帮我姐找一个,(瓶子塞下体小说)让她脱单。

  ”王达是个男人,又对张子美产生了想法,本能的有些排斥拉皮条的事情,直接抹黑道:“那都不是什么好人,我可不想坑了姐姐。

  ”“不会吧,这么大一个公司,就没一个好的?”张子丽眨巴了两下子自己的眼睛,非常的怀疑。

  毕竟健身房的教练一抓一大把,怎么可能全部都结婚了呢?王达见她开始怀疑,开始瞎编,“都是一些小年轻,不怎么定性,我担心你姐会吃亏。

  ”这个时候,张子美也已经端着自己做好的菜,来到了客厅里面。

  “饭已经做好了,你们等很久了吧!”张子美笑着,朝着张子丽跟王达看了两眼。

  “等下再说,我都要饿死了。

  ”张子丽说着,只身来到了厨房,开始盛饭。

  不知道为何,王达每次在看着张子美的时候,眼睛都是明亮的,在趁着张子丽离开的瞬间,他凑近了张子美的面前,用力朝着张子美的似乎上摸了一把。

  张子美憋着一张通红的脸,看着这个男人。

  如果不是因为张子丽已经过来,王达还想着进一步发展。

  吃过早餐以后,几个人坐下来聊了一些家常,然后王达便送张子丽出门上班了。

  此时,家中只剩下了张子美一人。

  张子美在客厅收拾着餐具,一边想着和王达的事情。

  不知道怎么了,一看到王达,她的脑子就好像装了浆糊,就想要和他发生点什么,自制力极差。

  昨晚,她居然还勾引了他,今早又和他接触了,道德和私欲在她心里不断碰撞,她甚至还是能够感觉到一阵说不上来的愉悦。

  回到房间,她的脑子里面全部都是之前的时候那个跟王达的场景。

  “嗯~”虽然已经享受过,但是她还是清晰地记得之前的那种感觉,越发强烈,越发让人觉得着迷……健身房里。

  王达走到一个年轻的女子身边,帮助她规范了一下动作,女子笑着道谢,看到他满身的肌肉羡慕不已。

  王达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站在他的前面模仿他的动作,紧身的运动衣裤,勾勒出她的玲珑曲线,每一次倾身,翘臀都缓缓的向王达靠近。

  几组动作下来,王达的兄弟膨胀得厉害,他借故去了角落里,转身就看到刚才的女学员,正在做扩胸运动,双手张开胸前凸起,浑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

  看到她身体的柔软,王达忍不住吞咽着口水,他缓缓的走向了女学员,将一杯热水送到她手里。

  女学员笑着接过去,高耸微微的颤抖,前面的沟壑若隐若现,王达幻想着揉搓她那两个大柚子。

  两人坐在器材上闲聊,王达得知女学员叫赵瑶瑶,在一家美容院工作,特别注重身体和皮肤的保养。

  赵瑶瑶起身,胸前擦着王达的肩膀,一团绵软撞在他结实的肌肉上,让王达心神开始荡漾起来。

  王达起身站在赵瑶瑶的身边,赵瑶瑶正在跑步机上快走,他的视线与她的胸口平行,轻轻晃动的丰满,晃得王达有些呼吸急促,一阵恍惚。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5591.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3951.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2698.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723.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5905.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7835.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846.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47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