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peejapan,新手必看

  书房里他啃咬她的蓓蕾 他舔着她肿胀的花蒂 一把扯开她的肚兜吸允  子荷行体得礼,对外一直称她为表妹,也未曾同其他女子来往,说他没有男女之念恐怕不真实,不懂范范的心思恐怕也不真实,只不过他现在想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事业上。

  他在开出租车之余和一朋友共同投资个美容美发店。

  几个月维持后仍人稀冷落,在同事的怂恿下从事了色情服务,不久被查封,范范看着烟酒不沾的他从此嗜烟酒如命,心针炙地痛着,她用积攒的钱拉着他到外地旅游散心,在她的百般努力下,子荷的心情才有所好转。

  这时他才发现范范长大了,成熟了,会体贴人了,初来乍到的怯羞早已荡然无存,言谈举止早和这个城市水乳交融,更重要的是范范体态柔媚,在当地气候的滋润下肤色细嫩白皙。

  他忽然发现面前这个全心全意为他的女孩其实非常适合他,而他这几年一直忽视她,有意疏离她,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

  但心里早已对她存有多重惯性的依恋,只是相信自己有一天会飞黄腾达怕她成了障碍的自私心理不承认罢了。

  如果再等几年缘分还在,他愿意娶她实实在在地过日子。

    三年后,25岁的子荷承包个小饭店,终因经营不善坚持不久后关闭,所有的积蓄折腾个净光,他不能不反省自己的能力,仅有一腔热情和冒险的干劲是成不了事业的。

  就是这时他认识了刚从国外回来的阔家小姐巧巧。

  她小时候有过一次小小的车祸,对开车有莫名的恐惧症,一次意外租车相识。

  她对这个老气寡语的男子颇有好感,后来把他骋为专用司机。

     范范发现子荷成了巧巧的专用司机后特别注重衣饰装束了,有时还问她女孩喜欢的东西,除此烟瘾更大了,更爱沉思了。

  兰兰隐隐地感到他这艘帆船在大海中失去了航线,而她这片专为她人工建设的岸不知何时才会靠近。

  她常常不知觉地陷入哀戚中,她的爱被他丢弃在窗台上任风吹雨打而无动于衷。

    这天是范范的生日,没有期待,还是有所期待。

  下了班准备几个菜想同子荷吃顿贴心的饭。

  巧巧不是交际应酬就是吃喝玩乐,不到午夜子荷是不会回来的,范范把菜张罗停当进屋换衣服,她今晚一定要以最美的姿态和子荷在一起。

  外面的彩灯已显出倦怠,但范范丝毫没有累意和睡意。

  子荷困吗?饿吗?范范惦念着,突然房门有开启的声音,子荷回来了!这么早是为她过生日吗?可见他心里还是记挂她的。

  惊喜的她迅速穿上衣服欲打开房门,但伸出的手僵硬那儿。

    “一桌子的菜,谁准备的?”女的声音传过来。

    “你要来,我特意让妹妹准备的,尝尝合口味否?”  “你妹呢?”   “大概在屋里睡了,凌晨4点了,不要惊醒她了,明早还要上班。

  ”  “你与那些阔家子弟完全不同。

  内敛、沉稳、朴质、处处为别人着想,和你在一起有种安稳感,你要是文化程度再高些,出身再好些多好。

  我有时就喜欢和你在一起。

  ”  “你就像我的女神,我这么多年等的就是你,你的任性,你的洋味……”  夜的冷(益智故事)气透过窗户包围来,范范用双手环紧自己,听着外面亲昵的响动咬紧嘴唇任泪滚滚而下。

  一个火星,一个木星,怎能交融?他们在开玩笑玩游戏吗?巧巧新潮高贵有才艺,唯一的缺点是爱戏弄男人,她怎么会真爱上子荷?而子荷呢?他怎能这样肆意践踏她范范的真情?范范的心玻璃在重击下支离破粹后刺进五脏六腑。

     巧巧被父亲指派到另一城市接管公司的业务,子荷随她去了。

  范范呆坐在租屋里,感受着一室的清寂和子荷的气息欲哭无泪。

  他有他的航向,她明白作为一个男人想争取一番事业的不易。

  她不怪他。

  她27岁了,无论如何成了剩女,农村的标准已有嫁不出去的迹象。

  她爱子荷整整10年,苦苦的,涩涩的,极卑微的,而又无怨无悔地执著着不愿放下。

  子荷28岁了,在农村也成了剩男,如果上天有眼,就让剩女嫁剩男。

  她不相信巧巧会和他有什么结果,他唯一的收获是体面几天,期盼事业上的奇迹出现。

  这点子荷想不到吗?他只是不死心,想抓住哪怕一点希望来改变命运。

  从农村来的男女又有几人不想改变命运呢?除了她。

  十年都悲凉地等了,再多几年又如何?最坏的结果是陪父母孤独终老。

    兰兰猜测得不错,七个月后的一天,她下班回到租屋,子荷正垂头丧气地吸着闷烟,看见范范,扑通跪在她脚下,搂着她的双腿低泣。

  范范的心在他的悔痛中旋转着,泪也缓缓而下。

    “我一直在等你,我们来自农村,终归农村,想挤身这个不属于我们的城市是要多种因素综合的。

  既然命运作弄,还是以及农村的生活水准踏踏实实地过日子吧。

  ”  “范范,对不起,我只想有一席之地让生活更好些,可我真是一事无成,我对巧巧根本不报希望,我知道她在男女关系上的任意,只想让她助我一臂之力,她也给我了实际的机会,可能力有限,工作屡屡出错,她一怒抄了我鱿鱼。

  ”  子荷回到了初来的生活节奏上,他在老家盖了新房,不久便和兰兰举行了简单的婚礼,他回报亲人的不再是好高骛远,而是现有的一切。

  通过舅舅找到母亲,原来母亲一直在小饭店洗碗,他不顾父亲的反对把母亲接回,一家人过着清清淡淡的日子。

  他们身边的农村早已悄然改天换地着,相信他们的生活在惯常中有不惯常的奇迹发生。

  

她犹豫着,可是看着老钱真诚认真的脸,她还是缓缓的将双腿慢慢向两侧分开,接着那迷人让老钱痴迷的风景一点点的从缝隙中显现出来……这展开的风景顿时就让老钱吞了口唾沫,他深呼一口气,把另一只闲着的手颤颤巍巍的朝会阴穴按去。

  老钱提出要按压会阴穴和玉泉穴并不只是为了不轨的想法,其实会阴穴和玉泉穴作为人体的两大重要穴位,按摩会有对赵雪身体有很大的好处。

  当然这个部位敏感,按压后会引起女性一些生理上的反应。

  “唔……”随着老钱手指朝会阴穴按去,一直紧张等待的赵雪在老钱碰到会阴穴的那一刻,整个身体开始颤抖,双腿情不自已的本能的夹紧,大腿细腻的肌肤紧紧夹住的触感,让老钱大呼过瘾。

  “钱叔,慢,慢点,这地方太那个了,慢点按,太快了,我怕……我受不了。

  ”虽然赵雪在最后改口了,可是老钱知道她说的怕受不了究竟是什么意思,女人这个部位很敏感,剐剐蹭蹭就有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成果。

  或许是因为紧张,或许是很久没有和老公进行房事了,只是被老钱按压了几下,老钱就觉得赵雪某处有些……这个发现让老钱大口吞咽着唾沫,灯光下他隐隐能够看到些波光,心中那股刻意压着的邪火腾腾的再次燃烧起来。

  “小雪,钱叔问你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这关系到对于你的治疗。

  ”老钱怕赵雪不好意思回答,特意编了个借口。

  “唔……钱叔,你,你问吧。

  ”老钱虽然和赵雪说着话,可是他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仍然是一下一下按压在会阴穴上,而且赵雪发现,这时候的频率明显比刚开始的要快了几分,让她觉得浑身舒坦的不行。

  “那钱叔可就问了哈。

  你告诉钱叔,你这里为什么反应那么强烈,我才刚按压了几下你就浑身颤抖,双腿用力夹紧了,这和别的已婚女人不同,她们可都是按压好几分钟才可能有感觉的,你怎么这么快?”老钱问完满脸期待的盯着赵雪,而赵雪在听到这个问题后,本来舒服的快要睁不开的眼睛一下子睁开了。

  她脸上的朝红更浓了,眼神迷离又幽怨,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大约停了半分钟,赵雪的声音才断断续续的传来。

  “钱叔,不怕你笑话,我和老公已经好久没那个过了,这地方好久没受到过刺激了,别说是一个大男人按压了,就是平时我偷偷自己碰一下,都能让我夹紧双腿……”赵雪说着脸上的红都要滴出水来,一双眼睛再也不敢看老钱。

  “原来这样啊,小雪,钱叔又不是小孩子,对于男女那些事钱叔作为过来人还是知道的,我这只是问一问好了解一下这患处情况,小雪你别紧张,放松点,再按几下,就不按了这里了。

  ”老钱说着心里大定,暗道对付一个大半年没有过那种体验的已婚妇女老钱还是有把握的。

  已婚妇女和雏女是有区别的,雏女从来没体会过那种冲上巅峰的快乐,所以想象不到那种快乐到底多么迷人。

  可是已婚妇女早就体会过男女之间真正的快乐,她们知道那份快乐究竟有多么的诱人,所以在没有的时候,她们想,只要稍加引导她们就会上钩。

  老钱的手时快时慢,时深时浅,原本还有力气半仰着头盯着老钱动作的赵雪除了哼哼唧唧以及时不时夹紧双腿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动作了。

  “唔……钱叔,慢点,我现在浑身没劲,你这按压的太快,比我老公……”赵雪神情迷乱,说话渐渐的不经过大脑,不过在说出她和老公做那事之前还是及时住口了。

  可是老钱怎么可能放过这个引诱她的话茬呢,赶紧接过来说道。

  “你老公怎么了?”老钱觉得自己已经彻底的沦陷了,彻底的变成了坏蛋大灰狼,这也不怪(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爰)他,属实是他和赵雪接触的太深了。

  他和赵雪此时的场景恐怕只有夫妻间才会出现吧。

  “我老公,啊……没,没什么。

  啊……钱叔,停,我……啊……”老钱没想到赵雪那里反应居然那么大,赵雪的话还没说完,老钱就觉得赵雪双腿上传来一阵大力,几乎要将他的双手给夹断。

  我的天,赵雪这,竟然这样就……到了吗?老钱揣着明白装糊涂,看着赵雪不停颤抖的身体说道。

  “小雪,你,你咋了?可别吓我。

  ”短暂又急促的颤抖后,赵雪眼神中透着一丝渴望,犹豫不决的看着老钱,而后眼睛转向被自己双腿紧紧夹着的双手,声音弱如蚊蝇道。

  “钱,钱叔,夹疼你了吧?”老钱看着赵雪舒适过后通红的小脸,满脸迷茫的问道,“小雪,我不疼,倒是你咋了?这脸咋这么红呢?”听着老钱的追问,赵雪原本就红透了小脸,更加红润了,她心里不停抱怨,都怪钱叔这个家伙,哪有一个劲按压女人那里的呀,一直按能不高……到了嘛,这个老男人。

  老钱的问话虽然让赵雪感到羞恼,但是她却发现自己并不反感老钱刚才对自己的刺激,而且也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的她的眼睛竟然往老钱裤子上看了一眼。

  就这一眼赵雪吓了一跳,那地方竟然比一开始又大了一倍,这下就算是不放出来,也比自己老公的大了一圈。

  她不知道的是,刚才她不停的颤抖的时候,哼哼唧唧的叫声,让本就对她心怀鬼胎的老钱差点把持不住了。

  经过老钱的按压,让赵雪竟然来了感觉,而且对老钱竟然有了几分企图。

  她迷茫却又忐忑的看着老钱,犹豫了半天才软绵绵的开口道。

  “钱叔你,你裤子是怎么回事?”听着赵雪的话,老钱猛地低头,接着就看到自己那要上天的裤子,吓得赶紧用手按了按,妈的,这坏家伙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可不能把赵雪吓到了。

  他将部位藏好,而后担心的抬头正要和赵雪解释的时候,就看到赵雪眼神炙热的看着自己,他心头一跳,感受到了她的渴望。

  这渴望的神色让赵雪晕红的小脸显的更加的娇媚,老钱不由的看痴。

  他慢慢的俯下身,试探性的在赵雪的唇边,轻轻地亲了一下,见她没有反感,便大胆地亲在了上面,顿时一股绵软香甜的感觉就弥漫在老钱的嘴里。

  赵雪只是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在自己嘴边不断索取的老钱,随即又把眼睛闭上了。

  赵雪其实对于老钱的亲吻还是有点抗拒的,所以她紧闭着牙关,不让老钱的舌头有乘虚而入的机会。

  老钱也不着急,只是在赵雪的嘴唇上慢慢的摩挲着,但那只不规矩的大手,则是顺着赵雪柔滑的大腿慢慢往上,再次来到了赵雪的私密之处。

  感觉到那里依旧是湿润的状态,老钱的手指头,一下子就滑进了那神秘的洞口里。

  “啊!”被老钱这样突然袭击,赵雪终于是无法继续紧闭着自己的嘴唇,喊出了声音。

  就这样,赵雪的上下路便一齐失守,只得任由老钱进行探索。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可正当老钱准备更进一步索取赵雪的时候,一首筷子兄弟的《小苹果》响了起来。

  这个手机铃声一响,顿时就把缠绵悱恻的两个人吓得愣住了。

  赵雪想起这应该是自家老公忙完之后打开的晚安电话。

  于是她连忙推开老钱,快速爬起,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别有深意地扫了老钱一眼。

  老钱知趣地坐在一旁,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喂,老公!”赵雪看着老钱,声音轻颤着。

  看着赵雪此时脸上的红晕依旧没有散去,还是一副娇羞的模样,老钱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丝恶趣味,他慢慢的朝正在打电话的赵雪爬了过去。

  “我,我也想你了,老公!”赵雪见老钱爬到她的身边,吓得声音都变了声调。

  “老婆,你怎么了?声音怎么不对?”李建问道。

  “没有,这几天嗓子不舒服。

  老公,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呀?”赵雪娇声道。

  “应该快回去了!宝贝,哪里想老公了?”电话那头,李建坏笑着说道。

  “讨厌,你说呢!”赵雪撒娇的声音简直能麻死人,老钱听后感觉身体一颤,仿佛被电到一般。

  “那怎么办呀,我又回不去,要不自己按摩一下,等我回去后再给你按摩,好吗?”趁着他们说话的时候,老钱的把手伸了过去,握住了赵雪的两团柔软。

  赵雪被老钱的动作吓了一跳,脸色苍白,不过随即闭上了眼睛,若无其事地继续打着电话,“嗯,老公,我等你回来给我按摩!”“老婆,我爱你,我这还有事,先挂了,晚安哟。

  ”说完,李建挂掉了电话。

  电话一停,赵雪就睁开了眼睛,快速向床里躲去,慌张地看着我,颤颤巅巅地说:“钱叔,你看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我想睡觉了。

  ”此时的赵雪已经完全从刚才的情欲中清醒了过来,一想到刚才自己和老钱居然都那样了,整个人是羞的不行。

  老钱一看赵雪的动作,便知道今晚肯定没戏了,于是便跳下床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冲赵雪打了声招呼,便失落的离开了赵雪的家。

  回到家后,老钱又一次的失眠了。

  因为有了上次那样的接触,老钱开始主动跟赵雪联系,可是整整一个星期,无论是给赵雪发短信还是去赵雪家敲门,赵雪都不在回应老钱。

  老钱就这样失魂落魄的过了一个星期。

  但是一天傍晚,赵雪却突然主动地敲响老钱家的门。

  “钱叔,快开门呀!”赵雪抱着孩子焦急地拍着门。

  老钱连忙打开门,扫了眼她后,把目光定在了孩子身上。

  “这是怎么了?”老钱接过孩子,在他的额头摸了下,很烫手,顿时便明白了什么情况。

  “孩子高烧,跟我去诊所。

  ”老钱抱着孩子率先向电梯冲去。

  “钱叔,我回去换身衣服。

  ”赵雪慌张地说道。

  老钱没有理她,抱着孩子下了电梯后,往诊所跑去。

  到了诊所,给孩子量了下体温,38度9。

  老钱急忙跑到处置室,找了些酒精和采血棉。

  这时,赵雪也赶了过来,“钱叔,孩子没事吧?”老钱看了一眼赵雪,气愤地说道:“怎么可能没事,你干什么去了?孩子烧成这样都不知道,38度9,你赶紧去西药柜儿科药拿盒对乙酰氨基酚过来。

  ”老钱拿着纱布沾着兑好酒精水,反复给孩子做着物理降温,重新量了下体温后,37度2,老钱这次如负重担的瘫坐在了椅子上,大口地喘着气。

  赵雪看见老钱的样子,知道孩子已经没事,突然一下子上前抱住了老钱。

  “谢谢您,钱叔,如果没有您,我真得不知道怎么办了。

  ”“起来吧,孩子没事了,走吧,回家!”老钱安慰地说道。

  赵雪立刻从老钱的怀里爬了起来,脸色潮红,羞涩地看着老钱,抱起孩子跟着老钱往家走去。

  回到她家后,孩子已经睡着了。

  老钱便和赵雪交待一些注意事项,但一股突然尿意袭来。

  “小雪,我回家一趟,一会再来!”赵雪看着老钱局促的样子,大概猜出老钱要干什么了。

  于是她指了指自己房间里的卫生间,冲老钱微微一笑。

  老钱则尴尬地看了一眼她后,也没推辞,向着卫生间走去。

  进入卫生间后,冷不防看到旁边脏衣服篓里有一条肉色的底裤,老钱顿时就回想起那晚的风格,忍不住的拿了起来。

  感受到那特有的气息,老钱呼吸一下变得有些急促。

  鼻孔中一热,一股殷红的热流直接淌了出来。

  老钱万万没想到自己还能流鼻血,刚准备动手情,就听到赵雪在门口敲门,“钱叔,你好了吗?我要给孩子拿个尿不湿?”“马上就好!”老钱赶紧把内裤放回去,硬着头皮走出来,祈祷着她洗衣服时不要翻看,直接扔进洗衣机。

  “小雪,我就先回去了!”“嗯,晚安!钱叔!”回到家躺在床上,老钱却迟迟无法入睡,总是担心赵雪发现内裤上自己的杰作,害怕她会不会觉得自己很猥琐?万一以后再不搭理自己怎么办?老钱被这些可怕的想法吓着了,辗转难眠,一夜未睡。

  第二天早上,老钱很晚才起来,他简单地吃口饭后,准备去诊所上班。

  刚出屋子,就看见了赵雪。

  她竟然只穿着简单的睡衣,手里拎着一个垃圾袋。

  她也看到了老钱,脸色瞬间通红,放下垃圾袋后,快速地向家里跑去。

  但到了门口后,却停了下来,转身羞涩无比地低着头说道:“钱叔,昨晚谢谢你。

  ”说完,快速地闪身进屋。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4297.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6676.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7346.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2418.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6286.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1035.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7211.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28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