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shiraishi marina,新手必看

昨天我跟着男朋友回老家见父母,他家房子很小,只有两间屋,晚上他妈铺好床以后便过来问我晚上跟王玮一起睡行吗?王玮是我男朋友的名字,我稍微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了,毕竟他家就两间屋子,如果我不跟着王玮睡得话,就得跟他妈一起睡,相比之下,还是跟王玮睡更自在一些。

  这是我第一次跟王玮一起睡,也是除了拉手拥抱以外第一次亲密接触,晚上我俩躺在床上都挺激动地,他让我闭上眼睛,微凉的嘴唇轻轻亲吻我。

  王玮平常看上去老实巴交的样子,吻技却出奇的好,没一会我就被他撩骚的全身发烫了。

  他显然也来了兴致,呼吸越来越重,微凉的手很快便不满足简单的抚摸,穿过我的衣服朝下身探去,就在他快触碰到我底线的时候,我突然如梦方醒,一把摁住他作乱的手说,不行,我大姨妈在呢。

  他嗯了一声,好像不信,不仅没有停下动作,反而亲的更猛烈了。

  我简直快拜服在他高超的吻技下了,可我真的来大姨妈了,只好趁着还有理智强行推开他,说我真的大姨妈来了,你要不信可以隔着衣服摸到姨妈巾的形状。

  说完我愧疚的看着他,毕竟这种事进行到一半不上不下的是很痛苦的,尤其是因为大姨妈被迫中断,很扫兴。

  可王玮丝毫不生气,眼底还闪烁着坏坏的光芒,凑到我耳边坏笑道:“宝贝,你难道没听说过女人经期要会更爽么,神经更敏感,兴致也更强烈,想不想尝试一下?”说着他的手已经环在我腰上,嘴角的坏笑在他憨厚的脸上交相辉映,在月光下显得出奇的帅,好像变了个人一样。

  我不觉看呆,交往一年多了,王玮在我心里一直是敦厚老实型的,甚至我还一度嫌他不够浪漫,不解风情。

  谁知他到了晚上竟然这么闷骚,而且坏起来还挺帅,以前我怎么没发现呢。

  他动作很快,趁着我愣神的功夫已经钻到下面去,灵巧的手指不停刺激我,搞得我浑身热血沸腾的,即便我知道经期闯红灯不好,但我已经不舍得推开他了……说实话,经期那个真的挺爽的,我虽然是第一次,刚开始还有些疼,但王玮技术很好,前面很温柔,等我逐渐适应以后就开启猛烈的炮轰,很快我就直上云霄了。

  王玮兴致很足,我们折腾了一整晚他也没有要停下的意思,甚至连中场休息的时间都没有,一直到我累的体力透支了,哀求他下次再要,他才恋恋不舍的松开我。

  我一觉睡到大天亮,睁眼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了,王玮已经不在,不光是他,连他爸妈都不见了,整个房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给王玮打电话还没人接。

  这是什么情况,我第一次登门就睡到中午是我不对,可也不至于全家都扔下我跑了吧,好歹我也算客人,况且我一觉睡这么久,还不是他们儿子害的……我有点郁闷,更有点饿,便梳洗一番想出去买点吃的。

  谁知我刚推开门,就看见院子里坐着个孩子,那是王玮叔叔家的儿子小柱子,我昨天见过。

  他快步跑过来,一把拽住我的手就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说村里出事了,年头最长的那个坟昨天晚上忽然炸开了,坟头上还流了一大滩血,现在所有村民都去墓地里了,大娘让他把我也带过去。

  他大娘就是王玮妈妈,我有些奇怪,他们村坟头炸了,把我带过去干嘛,哪有未来媳妇第一次登门,就连续两天把人往坟头领的。

  没错,连续两天,我都去了坟头。

  昨天我跟着王玮到家之后,跟他爸妈一起吃了饭,吃饭的时候他妈塞给我一个红包,说是初次见面的见面礼。

  王玮老家这里有风俗,婆婆如果对未来儿媳妇(教室被老师当着同学面摸出水)满意的话,就会送上见面礼,意思是婚事差不多定了,所以吃完饭以后,他爸妈又带着我跟王玮去给他爷爷奶奶上坟,说让爷爷奶奶也看看他们的孙媳妇。

  我还是第一次给人上坟,他们这整个村里的人都葬在这一片,所以一进坟场那架势还挺渗人的,放眼看去密密麻麻的全是坟头和墓碑,刚进去的时候也不觉得有什么,但越往深里走,就越觉得身上冷飕飕的,浑身发凉,也不知道是我的心理作用还是那坟场真的阴气很重。

  所以现在又让我去,我内心是很抗拒的,但王玮他妈毕竟是我未来婆婆,我昨晚又刚跟王玮鱼水之欢了,是奔着结婚去的,我也不好拒绝,只好跟着小柱子往坟场走。

  到那的时候,坟场里已经沾满了人,看样子整个村里的男女老少都来了。

  我在小柱子的带领下找到王玮和他爸妈。

  王玮爸妈都眉头紧锁,一脸凝重的看着我,反倒是王玮,一脸轻松的样子,昨晚折腾了一宿丝毫疲态都没有,容光焕发的瞅着我笑。

  我被王玮爸妈看的有些懵,刚想问王玮什么情况,他妈就说话了,直接问我:你昨晚都做什么了,是不是来月经了?我去,哪有问未来儿媳这个问题的,还是当着那么多陌生爷们儿的面问,我的脸瞬间通红,支支吾吾的看向王玮。

  王玮他妈见我不回答顿时急了,扯着嗓子问我是不是来月经了,昨晚到底干嘛去了。

  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最后还是王玮给我解得围,说:“妈,她昨晚一直都跟我在一起,能做什么?”王玮他妈闻言终于松了口气,不过还是不放心道:“你确定她一整晚都跟你在一起?那她到底来月经没有?”“没有。

  ”王玮一口咬定道,说的很干脆。

  我诧异的看了王玮一眼,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撒谎,更不明白他妈究竟在搞什么鬼,好在他妈得知我没来大姨妈之后就消停了,让我站到王玮身边去。

  我已经憋了一肚子气,直接走到王玮身边,低声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妈为什么这么对我。

  王玮脸上仍旧挂着笑容,意味深长的瞥了我一眼,说你待会就知道了。

  话刚说完,村民中就一阵骚动,说王寡.妇来了。

  王寡.妇四十来岁,长得五大三粗的,她好像在村民中挺有威望的样子,三五下挤进来,犀利的目光在我脸上缓缓划过,然后扭头问王玮他妈来月经的人都找出来没。

  王玮他妈说找出来了,说着指了指她身后的地方。

  我这才发现,她身后竟然有一个土坑,坑里坐着五个惊慌失措的女人,坑头上还有一大滩血迹。

  看样子这土坑就是小柱子说的那个炸开的坟头了。

  王寡.妇瞥了坑里的女人们一眼,直接跳下坑,唰一下掏出把杀猪刀,看着那五个女人道:“说吧,谁昨天晚上跟男的那啥了,自己站出来。

  ”那五个女人早已经吓得面色苍白,谁也不敢吭气,不光她们,连我都吓到了,惊慌的看了王玮一眼。

  王玮对着我摇了摇头,意思让我别出声,安静看着就行。

  王寡.妇等了一会见没人肯承认,顿时不耐烦了,没好气道:“这血坟都炸了,你们心存侥幸也没用,看见这摊血迹了没有,是谁流的经血,就说明谁被脏东西缠上了,如果不切断你们之间的联系,不出三个月,必死无疑!”说着王寡.妇的目光已经狠狠在那五个女人的脸上划过,最后停留在我脸上。

  我被她看的浑身一颤,突然想起一个很重要的事来:我昨晚跟王玮闯红灯,床单上应该留下不少血迹才对,可我睡醒收拾床的时候,好像并没有看见床单上有血迹啊?想到这,我身上突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床单上没有血迹,难道坟头上那摊血迹是我留下的?可我昨晚明明是在王玮家啊,而且跟我翻云覆雨的也确确实实是王玮,我跟他在一起那么久了不会看错。

  我有点发懵,好在王寡.妇盯着我看了一会后便扭过头去,也懒得再问跟鬼上床的是谁了,直接用刀把那五个女人的手掌心都割破,将血淋在各自的头发上,然后割下她们的头发一把火烧掉。

  整个过程进行的很快,也很血腥,等所有头发都化成灰烬以后,王寡.妇松了口气,让村民们把坟重新填上,就转身离开了。

  我也跟着松了口气,看来事情是解决了,可我心里还是有个疑问,坟头那摊血到底是谁留下的,王玮屋里的床单上究竟有没有血迹?我心里跟猫抓似的,也没心思在坟场待着了,拽着王玮就往他家走。

  到家以后我直奔卧室,撩开被子的一瞬间我整个人都方了。

  没有血迹。

  床单还是我昨晚睡前的那个床单,可上面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血迹,甚至连温存过的痕迹都没留下。

  这不可能,如果我昨晚真是在这张床上跟王玮发生的关系,不可能什么痕迹都没留下,难道那坟头上的经血是我留下的?

我用猛烈的速度作上下抽动,不断刺激她柔嫩诱人的秘处,在我大力的开垦下,她的秘处开始一阵蠕动,花心里的嫩肉不断的夹紧马老二。

  我用力进攻着,儿媳的下体有着非常强烈的反应,她嘴里冒出甜美的哼声,胸前的山峰随着我的动作不断在空气里滑过一道道划线。

  看得我几乎都要眼花缭乱的,爽感如潮水一般,朝我不断的涌来。

  被我这一顿狂轰滥炸之下,她仰起头露出雪白的脖子,秘处不断的收缩着,张开嘴:“哦,我要来了……骚宝宝要高朝了……再快点……不要停啊……”娇吟声几乎都变成了带着哭腔的哀求,看来儿子平日也没怎么能满足她。

  “来了……宝宝来了……”她长长的一声吟叫,浑身的肌肉一下子绷紧,秘处也跟着紧紧收缩起来,夹得马老二一阵说不出来的舒爽。

  我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个疯狂的念头……这么一个极品尤物既然嫁到我们家来,儿子不能完成的事情,我就来帮儿子!这疯狂的念头让我更加的兴奋,我伸出双手抓住她雪白的双脚,拉开一百八十度,马老二连续进攻,汁液不断被粗大的马老二从秘处里挤压出来,沿着那娇嫩的缝隙里流到床上。

  不过我依旧没有感觉,常年没有碰到女人的马老二就像是孙悟空的金箍棒,还在保持着它健硕的状态。

  我大力的开垦着儿媳的秘处,想要把儿子没有做好的工作给竭尽全力的完成。

  尽管儿媳现在已经全身软绵绵的,但好像还有力量回应我的攻击,翘臀挺高,迎合着我的攻击而扭动着。

  “完了……爽死了……骚母狗爽死了……”在马老二如打桩机般的进攻下,她发出也不知道是哭泣还是喜悦的声音,小腹再次收缩,包围着马老二,用力向里吸引。

  “我不行了……要死了……你干死我了……爽死了……”我一手搂着她纤细的腰肢,一手揉着她的山峰,马老二早已一片泥泞的秘处里,是越干越勇,越插越猛,用足了气力,拼命的进攻,粗大的枪头像雨打芭蕉一般,打击在她的花心上。

  那种久违的喷射感终于来临,我再也控制不住,阀门一开,开始猛烈喷射。

  当滚烫的子弹一喷进去,那敏感的花心深处又来了感觉,一股同样炙热的汁液再次从儿媳的花心里喷射出来,浇在枪头上,让我忍不住浑身一颤。

  发射完,我并没有急着把马老二退出来,依旧恋恋不舍的趴在儿媳的身上,紧紧的抱住她。

  我生怕这是一场梦,想要多存留一点回忆。

  原本只属于儿子的女人此时正软绵绵瘫痪在我的身下,全身上下布满汗水,只剩胸部因呼吸而上下起伏着,眼睛由始至终都没有睁开过。

  大概她也以为是梦吧。

  她双手紧紧抱着我,就好像是我会跑(完美暗恋)了一样,脑袋就这样仰卧的我胸口上,下半身依旧和我的下半身紧紧贴在一起。

  我也伸出一手紧紧的抱着她滚烫的娇躯,一手缓缓的轻抚她光滑的玉背。

  没一会儿,我就听到儿媳传来平缓的呼吸声,显然是又睡着了。

  可是现在怎么办我一时有些纠结起来,刚才的确是爽到了灵魂都要飞起,可是现在我却有些为难起来。

  如果现在把儿媳叫醒的话,那我们刚才做的事情都全部都暴露出来。

  我搂着儿媳的娇躯,久久也没有睡着,等天边露出鱼肚白时,我就急忙起来,穿着衣服拿上手机就出去跑步。

  一直磨磨蹭蹭的到了天色大亮,不过临回来时,我却有些犹豫。

  万一儿媳醒来发现她是在我的房间里那可怎么办就在我纠结再三时,拿在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我拿起来一看,发现居然是儿媳打来的电话,我的心里顿时一阵慌乱。

  难道是儿媳发现了昨晚的事情现在怎么办我突然发现我的脑袋一时间变成了一团浆糊,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等到铃声响起的第二遍,我把心一狠,死就死!我狠下心来把电话接了进来,可是我却不知道如何开口,难道是要坦白昨晚的事情不过我还没开口,就听到儿媳那熟悉的温柔的声音:“爸,你又出去跑步了吗”我一下子愣住了,她居然没有怪我还是说她……见到我不说话,苏琦又轻轻喊了一声:“爸……”“哎,我出来跑步了。

  ”我急忙深吸两口气,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了”“没事,就是你回来的时候能不能带点早餐回来”儿媳苏琦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的不对劲,依旧还是平常里和我说话的那种语气:“家里没什么吃的了。

  ”“哦哦,我一会儿回去的时候带些回去。

  ”我急忙应了一声。

  心里却始终没有弄懂儿媳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轻柔的道:“那爸你早点回来吧。

  ”挂断电话后,我再次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照理说,儿媳早上醒来发现不是在她的房间,应该也会想起什么的,可是现在却好像没事的人一样。

  想了一会儿,也没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来还是回去一趟就知道了,我买了些早餐,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朝着回去的方向走。

  到了门口后,我竟突然有些紧张起来。

  

端正的容姿,一头过肩的黑色长发,和一张可爱到犯规的脸。

  不要在学校图书馆好大小说围在南宫雨菲的人听到纪天南来了,人群穿来一阵骚动。

  伊丽丝你听我说啊,刚才我们被长着八只手的怪物给袭击了啊,它八只手连续扔砖头,好可怕。

  你才失恋了呢!请闭起你的乌鸦嘴!我和雨晨可好了,他只不过是出去了一下,我可没哭,我这是困的。

  男朋友喜欢看我戴胸罩证明自然开的无比的顺畅,教导主任签字后,还和蔼的叮嘱了他几句。

  为什么还没来啊……够了,我要回去了哦,别扯我衣服了……哎呀,小久久,我还以为你只是个战五渣呢,没想到你竟然连战五渣都算不上啊。

  但她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

  不要在学校图书馆好大小说林乔曦很有礼貌的跟暮辰打招呼。

  听完白啸山脸上的杀气顿时消退了一大半,取而代之的是汹涌的怒气。

  扑红的脸蛋上略施粉黛,粉里透红,诱人想要咬上一口;眼眉轻画,眼影淡描,噙满着泪珠的双(女同学两腿之间被同桌摸出水)眸说不出的盈盈可怜,惹人心动。

  这一次叫你回来的确有些事情需要拜托你来做。

  不要在学校图书馆好大小说而如今的陈正……不仅与阿东,还有我!正缠绕、摇晃至相同的位置:女王蓝美婷的身边……聖说着走进了校门。

  不行,你得说‘对不起’。

  那里怎么样,一定很漂亮吧~不行不行,你现在还是先睡会吧,不然对身体不好。

  银发领着晓娜进了班级,就在刚进班级的那一瞬间。

  为什么你们要把囚牢建造在离大门口最近的地方,按道理不应该建造在聚居地的中间或后面吗?这样才能以防他们逃跑。

  称意擦了擦额头的汗,呼,总算是收拾完了。

  男朋友喜欢看我戴胸罩刹那间,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了掌声……我走到了浴室门前,轻轻推开浴室门,里面传来了花洒喷出水在某个物体上滑落到地面的声音。

  不要在学校图书馆好大小说你看看群里面的消息。

  说着便领着我去到酒店一个偏门,应该是后院。

  一方面让自己家的孩子自立自强,不要出外都靠父母,另外一方面就是让他们自己在公平的竞争中成长,圣樱学院的竞争不亚于社会上的竞争,是不错的生学环境。

  啊是吗,怪不得这么冷清呢……一看到钟铭的那张脸,狗仔便像是看到了魔鬼一样。

  潮汐站在阳台往下望,看见那一把极其简洁的黑色雨伞在雨帘里慢慢移动着。

  那可真是多谢了,有村同学。

  对了,我给告诉若雨,不然她受欺负了可怎么办?林雨薇听完我的话后,眼珠子仿佛快飞出来一样。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7027.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7141.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5340.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6635.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2127.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644.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5319.html

https://www.custommadewristbands.xyz/twe.aspx?5372.html